中国赋学网•辞赋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5|回复: 1

泛艺术多元实践与社会批判

[复制链接]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真实姓名
李易轩
性别
帖子
162
主题
63
精华
0
在线时间
1741 小时
发表于 2017-10-12 06:16: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请注册登陆后浏览完整内容与图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2015.10.23
无位真尊:
(发姬神《超越爱》歌曲链接。包含以前听的《独想》)
索宇桐:
(文字)喜欢《独想》
无位真尊:
(文字)哦,嗯!
适合现在心境
索宇桐:
(文字)嗯,都是日本人的音乐吗?
无位真尊:
(文字)是。
日本现代音乐一大批教父、名家
(语音)这个是我最喜欢的,就是日本的姬神。嗯,他前两年死了。
索宇桐:
(文字)到位的人!
无位真尊:
(语音)相当到位!!
索宇桐:
(语音)他这些音乐都是自己唱的吗?
无位真尊:
(语音)姬神是男的,一个老头,他这是作曲,他是音乐家。
索宇桐:
(语音)是,我知道。我就是听他的《独想》,里头有一个男声在唱,那个声音就像一个老男人在唱的声音,我还以为是他自己唱的。
无位真尊:
(语音)一般可能不会吧
(语音)现在我是这样:就听流行歌曲听的都是歌;听轻音乐、纯音乐、现代音乐,注意的都是作曲家,我现在注意的好多都是作曲家。
(语音)你知道三宝吧?我不知道你以前有没有印象,以前写过好多歌的,知道吗?
索宇桐:
(语音)我知道三宝,做的很好听的,也给很多电视剧、电影都做过曲,很到位的!
无位真尊:
(语音)上回我看一个演出,在现场碰见三宝了。当时碰见他特别紧张,然后我们俩就特别发憷的对视了好多次!
然后我回去就把三宝的全集给买了,15张盘,200元钱。
2752171831597220136.jpg

(语音)……
索宇桐:
(语音)……我不觉得你要跟三宝要处什么,我觉得你比三宝不差什么,甚至你比三宝还牛,我相信这一点,你也要坚信!
无位真尊:
(语音)我知道。那天我像盯着猎物一样盯着三宝,就那样!(笑)
(语音)现在我在音乐方面的熏陶越来越多。为什么呢?因为心太寂、太抑郁。音乐是流动的艺术,嗯,就这样。
反倒是我从小的绘画关注的是最少的!
(语音)以前上学的时候买的是《西方美术史》,对西方美术、西方艺术、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了解的永远比中国多。
前几天买了本《中国美术史》和《中国古代音乐史简编》,接触接触……
索宇桐:
(语音)嗯我觉得很容易理解。因为就是绘画呢它毕竟是要心手合一的一件事情,它强调还要枯燥的技术性的东西。
那音乐呢它直指心灵,它可以直接和你灵魂和精神的最高状态达到一种共鸣。所以说音乐对你来讲更容易提升、更容易接受。
无位真尊:
(语音)最关键的是什么?就是我以前18岁选择学哲学的时候,我自己把美术给删除了!所以到现在这个心结啊特别不容易给恢复、打开。最关键是这个。
另外音乐呢它是流动的,它可以让我的心情放轻松、流动。而美术呢它偏向于固态化,就这么回事。
(语音)其实这个绘画关键是从心里给它捡起来,反正特别难,实际上就是心的问题。
其实我也偶尔也画过两张,我发现我这21年来所谓的“技术”一点没有减,还是以前那样,就是这样。
(语音)其实我也跟你说过。我以前听你也唱歌,你以前也学过音乐——美声唱法。我也希望你也全面的、丰富的给打开,就这样。
(语音)就是现代社会就是一个专业化、专业分工的社会。说是搞“艺术是相通的”,但在这个分工社会中——比如你有两项才华、三项才华。但在这个分工社会中你就专门的做一个,你知道吗?就这个人啊就不是整体的而是片面化的了。
这我在搞哲学21年来就是也是太片面化了!我现在想给它打开,都粘连在那了,你知道吗!特别难以打开。但慢慢慢慢给它化开、松开,力求全面的把我自己给打开,嗯。
(语音)这样这个人啊,他就是立体的、圆的,嗯。
你可能也听说过,前几年有一本特别畅销的书叫《这个世界是平的》。他(作者)是一个编辑记者,他就分析这个世界是怎么通过互联网、电子物把这个世界弄成平的!
所以现在包括听一些音乐家的作品、看电影、电视都是一种平的感觉、平的,嗯……

86.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真实姓名
李易轩
性别
帖子
162
主题
63
精华
0
在线时间
1741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2 06:16:51 | 显示全部楼层
索宇桐:
(语音)嗯我觉得你说的特别对。我们只要意识到这个问题,尤其是你意识到这个问题了,然后很快各个方面的能量、能力都会全面的发挥出来……
我也是慢慢的在找自己的这些东西,你比如说我小时候练过手风琴,也写过剧本,我爱唱歌。像这回我去欧洲沿途的就写了像游记一样的小短文。诶,我觉得也挺上手的!就是你在那种状态就自然而然的想去动笔写一些心境的东西,挺好。有时候晚上失眠睡不着觉,诶,就会自然而然的写一些诗歌,把它记录下来。虽然达不到那么高的水准罢,但也是自己的一部分。我觉得随着自己的成长都在成长罢,应该是这种感觉。我觉得全面挺好的,音乐、美术、诗歌、文学综合的一种东西。
所以说前一段时间我还想去学钢琴,然后我们附近有一个教钢琴课的,去试了试……
然后我身边有一个女孩教古筝,一直说让我跟她学。但我觉得古筝没什么感觉,要是古琴还可以。还没决定学什么呢,觉得挺充实的。
无位真尊:
(语音)对,就是这种全面的、丰富的,你这个人整个是一个立体起来的,就是这样。我觉得你这个状态特别好,虽然现在只是一个萌芽,没有关系。
但这里关键有一个问题:说是技术性的问题,实际上是一个道行的问题。就是你要兼顾你的多元,你要兼顾平衡,就是这样,既然多元了就要兼顾平衡。就是你多元进入了吧,你就容易这个扎一猛子,那个扎一猛子,就容易照顾不到平衡,就容易有很多挫折、失败等等……
(语音)我那个今年年初买了一个雅马哈电子琴。放在家里就最开始时候动了动,现在几乎都没有动,但不是最终不去动它,而是我现在的心还没有展开……虽然这件乐器就摆在自己的家里,但你的手就碰不着它,你明白吧?所以关键还是自己的心,自己的心还是要把它给展开,嗯,就是这样……
(语音)音乐、美术、诗歌。小说我一般不爱写,嗯,唯一写的剧本还让你给否了,嗯。
然后就是实际上表演,我是有这个戏瘾的,但是说句实话,现在电视、电影产业玩不起、玩不转,水太深了!而且是工业化、产业化,嗯……
就是说包括宗教、哲学、绘画、音乐、诗歌这些都是我一个人能玩得转的,嗯,最基本的就是这个。所以表演上就只能忍痛割爱了……
索宇桐:
(语音)哎,我倒觉得音乐上你练练古琴应该对你来说很容易上手。因为古琴上有很多古曲、古谱。然后你很容易能够共鸣的,我是这么觉得。而且会更有意思一些。练古琴,就像练气功一样。跟你的系统,跟你所学的、所做的这个系统是相辅相成的感觉。
电子琴很难有什么感觉!我小时候就练电子琴,到现在我也不是怎么喜欢电子琴,嗯……
无位真尊:
(语音)妈呀!我什么简谱、五线谱都不识,你还让我学中国的古谱!那是特难的谱你知道吗,那只有五个音你知道吗!(苦笑)
我曾经想过古筝,我比较喜欢古筝。不过器乐上面我总归还是弱的。
主要在声乐方面——自己唱歌。而且自己哼唱点曲子、做点曲子,嗯,我现在攒了37个自己创作的小曲,就这样,嗯……
索宇桐:
(语音)然后你说“这个世界是平的”,你指的这个平的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所有大家认识都一样,追求都一样?然后做出来的东西都一样?没有什么穿越性的东西,或者说是没有什么真正好的东西,是这个意思吗?
那你觉得像这个姬神啊、三宝啊,他们也是在平的领域吗?
无位真尊:
(语音)你这个问题问的特别好。就是什么呢,这个平是从哪来?就是从欧洲的理性化的哲学——理性化的科学来的。
我把中国道统的文明形容为“圆而神”;把西方的理性主义哲学与科学传统形容为“方以智”,嗯。这“圆而神”和“方以智”是由《易经》中的话借用而来的,嗯。
就是说西方都是片面的理性化的发展,落实到社会实践上都是片面、理性、社会分工的发展。
所以这个人啊,也都是片面化的发展。就是——马尔库塞,他是西方马克思主义者,法兰克福学派的社会哲学家。他写过一本《单向度的人》,就是单面的人,就这样。我们每个人都给削平了,无论在社会交往中、工作生产中,每个人都给削平了,片面化的生存!
所以这就联系到我对西方哲学传统整体的批判——就是“理性主义偏执”,这主要体现在康德身上;然后落实在社会实践上就是“理性主义专制”!马科斯▪韦伯就形容这个社会就是“理性化的铁笼”,一个牢笼,一个现代化的铁笼,就这么回事!
马克思最经典的批判资本主义社会,就是资本主义社会中的工人阶级是怎么样的呢?就是每一个工人在流水线上只负责一个单一的劳动环节、工种,就他这一辈子只干这么一个环节,装配零件的一个环节。而下一个环节由其他人负责……就这种流水线生产。所以就是片面化的、单一化的人。
工人是这样,任何人:包括专家、学者都是片面化、专业化的发展。
专业化的纵深发展导致了作为整体的社会和整体的个人的分裂。就是每一条都纵向发展,我不顾着你,你不顾着我,就与其他本来连在一体的领域分化,就形成“隔行如隔山”的状况。然后这些各自分化的子集在社会共在场域中相互矛盾、冲突!就是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
(语音)这就是典型的后现代性:就是矛盾、冲突、措置、拼贴、戏谑等等。这就是典型的“后现代性”。后现代性在矛盾、冲突的格局中力求一种综合,一种戏谑的综合,最后你综合出来一个什么玩意呢?是他妈一个怪物,甚至是一个瘫痪的怪物!没有精神的,全部都是偶然性的,精神分裂、精神瘫痪的这么一个怪物,就这样。【在后现代性中你找不到出口,一切被一种庞杂所封印】
(语音)至于说到——三宝,他的15张盘我都买了。他就是进行了很多的多元化实践。说句实话,很多很沉重的、太多元的他的作品我不是太爱听!我还是爱听他以前特流畅的音乐。
就是三宝就是进行了这种多元化;我以前也进行了这么多元化的实践,结果就是——混沌!
(语音)很混沌、很痛苦!
非常重要的一点证明是什么:你看三宝以前长的很帅的啊,很瘦的。后来三宝就特别胖、特别臃肿、特别恶心!就长的那样,嗯。我那天见到他,看见他体型还恢复过来一些了。

这个是一个表征:因为我也有这样的体验。我从小到大变过很多次型,变过很多次型,就是因为各种情境都经历过。就是这个人啊,从精神到肉体,到你的感知、感觉状态与方式都在变,都在不断的变。我曾经极度的多元化,也是弄得特别的烂!你好像以前也见过。
(语音)所以我现在渐渐把自己给整饬回来了,整饬回来了,嗯。
(语音)这里面需要注意的最重要的问题就是:一与多的问题。多元并不拒绝多元,但你要照顾好一,一与多的平衡问题。“一与多”的这对范畴,是哲学的最重要范畴,嗯。
所以这个“一与多”的问题现在已经不是一个理论的问题了;现在是一个实践的问题,也就是道行的问题、修行的问题!
索宇桐:
(语音)其实中国文化真的是很智慧的,它很早以前艺术理论上面就说的是:见山是山——见山不是山——见山还是山人生三境界。也是说的这个。
包括中国手医、手针、唯心、专一。这些好像都是修行的内容。
然后从这里面又能体悟到什么是一、什么是多元,又回到一种专一的状态。这是不断循序渐进,一种螺旋上升的一种精英的状态,嗯。
(语音)嗯,还有一个就是实际上真正能有成就的人我发现了,其实他们本身都是多元的,嗯,就是能兼顾到很多多元,然后在多元之中又共同生发了一个很尖端的东西。我感觉好像是这样的。
你看我之前见到一个小伙子,也是画画的,他又对武术特别感兴趣。然后一直不断的一边艺术创作,又展开武术探讨。然后作为兴趣,越做越好。
嗯,有很多例子,看来有所成就的应该是多元的。
无位真尊:
(语音)其实这些都是一个整体,嗯,都是一个整体,所谓多元都一个是整体。
作为个人,个人每个人都是千差外别。但是比如说你有两项才华,你能把两项才华做的比较好、比较饱满就可以。你有三项才华、四项才华……嗯。你的才华与别人的数目、项目不一样,内容也不一样,你只要充分的把你自己的做的比较好就OK。
这里面需要一个圆融,圆融的智慧,就是中华道统中的智慧。
而现在的西方弄得现代化中的状况是什么呢?我最爱引用老子的话就是“朴散则为器”,嗯。
(语音)落实到我个人身上,嗯,我现在就是这个修—研—创这个体系,给它逐渐完善……我把我的心给化开,慢慢化,这就需要修行……这是一个很实践的问题,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赋学网•辞赋论坛  

GMT+8, 2017-10-20 11:11 , Processed in 0.124529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