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赋学网•辞赋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950|回复: 3

经典学习,一日一赋(6)登姑苏台赋

[复制链接]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性别
保密
帖子
2335
主题
252
精华
10
在线时间
3093 小时
发表于 2017-9-25 11:0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请注册登陆后浏览完整内容与图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希希白羊 于 2018-2-27 22:54 编辑

06登姑苏台赋
任公叔
司马迁世掌天官,才称良史。探禹穴之遗迹,纪吴国之旧轨。乃怃然而叹曰:“登此姑苏之墟,淹留兮踌躇。感斯宇之基为沼,而仲雍之祀忽诸。”我闻周道既衰,诸侯狎主。中无霸王,蛮夷振旅。始阖闾以信威,终夫差以极武。左与劲越同壤,右与强楚为邻。内有高台之筑,外有远略之勤。积如莽而暴骨,亦如雠而视人。是以疆场日骇,版筑末弭。方五载而厥成,造中天而特起。因土累以台高,宛岳立而山峙。或比象於庐巫之峰,或倒影於沧浪之水。悉人之力,以为美观;厚人之泽,以为侈靡。斯实累卵於九层,夫何见夫三百里。俚语有之曰:“川壅则溃,月盈则匡。”善败由己,吉凶何常?矧谋主之赐剑,若涉川兮无梁。以为栖越以求霸,卒见豢吴而受殃。客自南鄙,观乎江濆。徘徊旧德,惆怅前闻。试游目於寥廓,曾岿然而参云。听逆虐而翳谏,竟麋鹿而为群。高天放旷,平湖泱漭;奕奕孤屿,茫茫极浦。悲早雁於海风,啸高鸱於江雨。况复开兴坐隔,羁旅增愁。山木将落,汀葭乱秋。思美人兮何处?独怀邦兮远游。彼名遂以身退,顾与范蠡而同舟。东吴王孙,有睟其容。因少为唱曰:中心不必兮,子胥何为?怀直道而骤谏,遭重昏之见危。将渔父以抗节,且垂钓於江湄。高台既倾,夕露沾衣。感莅国之不及,冀来人之与归者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会员

Rank: 4

性别
保密
帖子
98
主题
0
精华
0
在线时间
877 小时
发表于 2017-9-25 13:52:03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
活到老,学到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真实姓名
李子建
性别
保密
帖子
72
主题
8
精华
0
在线时间
528 小时
发表于 2017-9-26 04:15:26 | 显示全部楼层

要是有人作个注解就太好啦,啃不动
辞赋第一次课作业
1音韵学在古代是(文字)(训诂)合称为(小学)的一个专门学科。
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性别
保密
帖子
2335
主题
252
精华
10
在线时间
3093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7-9-26 11:31: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希希白羊 于 2017-9-26 11:36 编辑

06登姑苏台赋
任公叔
司马迁世掌天官(司马迁自称其先祖是颛顼时期的天官),才称良史。探禹穴之遗迹,纪吴国之旧轨。乃怃( wǔ怅然失意的样子)然而叹曰:“登此姑苏之墟,淹留(长期逗留;羁留)兮踌躇。感斯宇之基为沼,而仲雍(仲雍,又称虞仲、吴仲、孰哉,吴国第二代君主,吴地和常熟的始祖;姬姓,名雍。)之祀忽诸(指忽然而亡。《资治通鉴·秦始皇二十五年》:“臣 光 曰:‘ 燕丹 不胜一朝之忿以犯虎狼之 秦 ,轻虑浅谋,挑怨速祸,使 召公 之庙不祀忽诸,罪孰大焉!’”)。”我闻周道既衰,诸侯狎(此处指态度不恭)主。中无霸王,蛮夷振旅。始阖闾以信威,终夫差以极武。左与劲越同壤,右与强楚为邻。内有高台之筑,外有远略之勤(.担心,忧虑)。积如莽(草丛)而暴骨,亦如雠(同“仇”。仇敌)而视人。是以疆场日骇,版筑末弭(消弭,平息,停止,消除)。方五载而厥成(乃成),造中天而特起。因土累以台高,宛岳立而山峙。或比象於庐巫之峰,或倒影於沧浪之水。悉人之力,以为美观;厚人之泽,以为侈靡。斯实累卵於九层,夫何见夫三百里。俚语有之曰:“川壅则溃,月盈则匡(亏)。”善败由己,吉凶何常?矧(况且)谋主之赐剑,若涉川兮无梁。以为栖越以求霸,卒见豢(养)吴而受殃。客自南鄙,观乎江濆(水边;岸边)。徘徊旧德,惆怅前闻。试游目於寥廓,曾岿然而参云。听逆虐而翳(障蔽)谏,竟(尽)麋鹿(四不像,指奸臣)而为群。高天放旷,平湖泱漭;奕奕孤屿,茫茫极浦。悲早雁於海风,啸高鸱(chī“鸱”最早出现在《山海经》中的“西山经”。原文是:有鸟焉,一首而三身,其状如乐鸟,其名曰鸱。鸱趾音译苏钵剌尼。意译羽毛美丽者。又译食吐悲苦声。是印度神话之鸟,原型是已经濒临灭绝的花冠皱盔犀鸟,或是鹰被视同迦楼罗鸟。)於江雨。况复开兴坐隔,羁旅增愁。山木将落,汀葭乱秋。思美人兮何处?独怀邦兮远游。彼名遂以身退,顾与范蠡而同舟。东吴王孙,有睟(suì外表或面色润泽的。魏国先生,有睟其容。——《文选·左思·魏都赋》)其容。因少为唱曰(因为我见识不多,而只能有下面这样的感叹):中心不必兮,子胥何为?怀直道而骤谏,遭重昏之见危。将渔父以抗节,且垂钓於江湄。高台既倾,夕露沾衣。感莅国之不及,冀来人之与归者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赋学网•辞赋论坛 粤ICP备06076834号  

GMT+8, 2019-7-23 21:33 , Processed in 0.190220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