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赋学网•辞赋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楼主: admin

爱情的古诗

[复制链接]

首席评论

Rank: 9Rank: 9Rank: 9

性别
保密
帖子
7926
主题
906
精华
0
在线时间
2276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7-7-28 16:18:49 | 显示全部楼层
集贤宾·小楼深巷狂游遍

宋代:柳永

小楼深巷狂游遍,罗绮成丛。就中堪人属意,最是虫虫。有画难描雅态,无花可比芳容。几回饮散良宵永,鸳衾暖、凤枕香浓。算得人间天上,惟有两心同。
近来云雨忽西东。诮恼损情悰。纵然偷期暗会,长是匆匆。争似和鸣偕老,免教敛翠啼红。眼前时、暂疏欢宴,盟言在、更莫忡忡。待作真个宅院,方信有初终。


译文
小楼深巷全都纵情游冶过,身着罗琦、浓妆艳抹的歌妓甚多,其中能使人倾心的,正是虫娘。绘画难描绘她的高雅志趣,任何花朵都比不上她美好的容颜。多少次酒宴后的良宵都是和虫娘度过,永远都忘不了,那温暖的鸳鸯锦被,香浓的艳美枕头。仿佛这天上人间,只存在我和虫娘的真情了。
近来忽然分离东西,烦恼纠结伤情绪。纵然偷情幽会,总是短暂匆忙。怎么才能像夫妻那样鸾凤和睦、相偕到老,以免每次相会都叫你敛眉啼哭、伤心忧愁。眼前只是暂时的疏远离别,有我们的山盟海誓在,更不必忧心忡忡。等到真的娶你为姬妾的那天,方才确信我们的爱情有始有终。

注释
⑴集贤宾:词牌名,柳永《乐章集》注“林钟商调”,双调一百十七字,上片十句五平韵,下片十句六平韵。
⑵罗绮:丝织品,此指衣着华贵的女子。 李白 《清平乐·禁闱秋夜》:“女伴莫话孤眠,六宫罗绮三千。”
⑶就中:其中。堪:值得。属意:注意。
⑷虫虫:妓女名,又名虫娘。柳永曾在多首词中提及此名,她可能与柳永保持了相当长时间的爱情关系。
⑸鸳衾(qīn):绣着鸳鸯的锦被。司空图《白菊杂书四首》:“却笑谁家扃绣户,正熏龙麝暖鸳衾。”凤枕:绣着凤凰的枕头。韦庄 《江城子·恩重娇多情易伤》:“缓揭绣衾抽皓腕,移凤枕,枕潘郎 。”
⑹“近来”二句:意谓近来两人的关系起了波折,经常是你西我东,完全破坏了彼此间的欢乐情怀。诮(qiào)恼:忧愁烦恼。诮,通“ 悄 ”。情悰(cóng):情怀,情绪。欧阳修《与王懿敏公书》:“岁月不觉又添一岁,目日益昏,听日益重,其情悰则又可知。”
⑺争似:怎么比得上。和鸣:《左传·庄公二十二年》:“初,懿氏卜妻敬仲 。其妻占之,曰:‘吉。是谓“凤皇于飞,和鸣锵锵”。’”杨伯峻注:“此二语盖言其夫妻必能和好。”后以“和鸣”比喻夫妻和睦。
⑻敛翠啼红:皱眉流泪。敛翠,翠指翠眉,敛眉乃忧愁之状。啼红,红即红泪,指青年女子伤心时落下的泪。
⑼忡(chōng)忡:忧虑不安的样子。
⑽真个:真的。宅院:指姬妾。
⑾初终:始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首席评论

Rank: 9Rank: 9Rank: 9

性别
保密
帖子
7926
主题
906
精华
0
在线时间
2276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7-7-28 16:19: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望远行·绣帏睡起

宋代:柳永

绣帏睡起。残妆浅,无绪匀红补翠。藻井凝尘,金梯铺藓。寂寞凤楼十二。风絮纷纷,烟芜苒苒,永日画阑,沈吟独倚。望远行,南陌春残悄归骑。
凝睇。消遣离愁无计。但暗掷、金钗买醉。对好景、空饮香醪,争奈转添珠泪。待伊游冶归来,故故解放翠羽,轻裙重系。见纤腰,图信人憔悴。


译文
从绣帏里睡醒起来,妆已残褪浅淡,却也无意重新打扮。天花板尘埃积聚,金饰楼梯覆盖着苔藓,凤楼闺房十分的寂寞。柳絮在空中纷纷飘落,烟雾中的草丛苒苒茂盛,整天独自倚栏深思。遥望出远门的人,去洛阳的南面道路已是春天将尽,忧伤地盼望远人早归。
只有凝望,而没有办法消除离别的忧愁。只好暗自抛金沽酒痛饮。面对良辰美酒,徒然独饮,无奈反倒增添眼泪,更加悲伤。待你出游寻乐归来,故意解开外衣,又重新系上薄纱下裳,让你看看我瘦小的细腰,诚实的人那憔悴的模样。

注释
⑴望远行:唐教坊曲,后用为词牌。分令词与慢词两体,令词始自韦庄,慢词始自柳永,此词《乐章集》注“中吕调”。双调一百七字,上片十句四仄韵,下片十一句六仄韵。
⑵绣帷:绣帐。指闺房内的床帐。
⑶匀红:涂抹胭脂。补翠:一作“铺翠”,意谓画眉。
⑷藻井:绘有纹彩状如井口的天花板。凝尘:凝满灰尘。纳兰性德《生查子·散帙坐凝尘》:“散帙坐凝尘,吹气幽兰并。”
⑸金阶:对台阶的美称。藓:苔藓。
⑹凤楼:本指宫中楼阁,此指女子闺房。十二:即十二重,言闺房之深。鲍照《代陈思王京洛篇》:“凤楼十二重,四户八绮窗。”
⑺烟芜:云烟迷茫的草地。权德舆《奉和李大夫九日龙沙宴会》:“烟芜敛暝色,霜菊发寒姿。”苒苒:长势茂盛的样子。陈翊《龙池春草》:“因风初苒苒,覆岸欲离离。”
⑻“永日”二句:为“独倚画阑,永日沉吟”之倒装。永日,从早到晚。刘桢《公讌》:“永日行游戏,欢乐犹未央。”画阑,雕花的阑干。
⑼南陌:南面的道路。沈约《鼓吹曲同诸公赋·临高台》:“所思竟何在, 洛阳 南陌头。”悄归骑:即归骑悄,意谓不见思念的人骑马归来。
⑽凝睇:凝望,注视。尚仲贤《柳毅传书》第一折:“你看他嚬眉凝睇,如有所待。”
⑾暗掷:默默地拿了。
⑿醪(láo):酒。
⒀争奈:怎奈。张先《百媚娘·珠阙五云仙子》:“乐事也知存后会,争奈眼前心里?”
⒁游冶:出游寻欢。
⒂故故:故意,特意。解放:打开系着或束着的东西。翠羽:即翠云裘,用翠羽编织成的云纹衣裙。
⒃信人:诚实的人。孟子《孟子·尽心下》:“浩生不害 问曰:‘乐正子何人也?’ 孟子曰:‘善人也,信人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首席评论

Rank: 9Rank: 9Rank: 9

性别
保密
帖子
7926
主题
906
精华
0
在线时间
2276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7-7-28 16: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望远行·绣帏睡起

宋代:柳永

绣帏睡起。残妆浅,无绪匀红补翠。藻井凝尘,金梯铺藓。寂寞凤楼十二。风絮纷纷,烟芜苒苒,永日画阑,沈吟独倚。望远行,南陌春残悄归骑。
凝睇。消遣离愁无计。但暗掷、金钗买醉。对好景、空饮香醪,争奈转添珠泪。待伊游冶归来,故故解放翠羽,轻裙重系。见纤腰,图信人憔悴。


译文
从绣帏里睡醒起来,妆已残褪浅淡,却也无意重新打扮。天花板尘埃积聚,金饰楼梯覆盖着苔藓,凤楼闺房十分的寂寞。柳絮在空中纷纷飘落,烟雾中的草丛苒苒茂盛,整天独自倚栏深思。遥望出远门的人,去洛阳的南面道路已是春天将尽,忧伤地盼望远人早归。
只有凝望,而没有办法消除离别的忧愁。只好暗自抛金沽酒痛饮。面对良辰美酒,徒然独饮,无奈反倒增添眼泪,更加悲伤。待你出游寻乐归来,故意解开外衣,又重新系上薄纱下裳,让你看看我瘦小的细腰,诚实的人那憔悴的模样。

注释
⑴望远行:唐教坊曲,后用为词牌。分令词与慢词两体,令词始自韦庄,慢词始自柳永,此词《乐章集》注“中吕调”。双调一百七字,上片十句四仄韵,下片十一句六仄韵。
⑵绣帷:绣帐。指闺房内的床帐。
⑶匀红:涂抹胭脂。补翠:一作“铺翠”,意谓画眉。
⑷藻井:绘有纹彩状如井口的天花板。凝尘:凝满灰尘。纳兰性德《生查子·散帙坐凝尘》:“散帙坐凝尘,吹气幽兰并。”
⑸金阶:对台阶的美称。藓:苔藓。
⑹凤楼:本指宫中楼阁,此指女子闺房。十二:即十二重,言闺房之深。鲍照《代陈思王京洛篇》:“凤楼十二重,四户八绮窗。”
⑺烟芜:云烟迷茫的草地。权德舆《奉和李大夫九日龙沙宴会》:“烟芜敛暝色,霜菊发寒姿。”苒苒:长势茂盛的样子。陈翊《龙池春草》:“因风初苒苒,覆岸欲离离。”
⑻“永日”二句:为“独倚画阑,永日沉吟”之倒装。永日,从早到晚。刘桢《公讌》:“永日行游戏,欢乐犹未央。”画阑,雕花的阑干。
⑼南陌:南面的道路。沈约《鼓吹曲同诸公赋·临高台》:“所思竟何在, 洛阳 南陌头。”悄归骑:即归骑悄,意谓不见思念的人骑马归来。
⑽凝睇:凝望,注视。尚仲贤《柳毅传书》第一折:“你看他嚬眉凝睇,如有所待。”
⑾暗掷:默默地拿了。
⑿醪(láo):酒。
⒀争奈:怎奈。张先《百媚娘·珠阙五云仙子》:“乐事也知存后会,争奈眼前心里?”
⒁游冶:出游寻欢。
⒂故故:故意,特意。解放:打开系着或束着的东西。翠羽:即翠云裘,用翠羽编织成的云纹衣裙。
⒃信人:诚实的人。孟子《孟子·尽心下》:“浩生不害 问曰:‘乐正子何人也?’ 孟子曰:‘善人也,信人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首席评论

Rank: 9Rank: 9Rank: 9

性别
保密
帖子
7926
主题
906
精华
0
在线时间
2276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7-7-28 16:20:04 | 显示全部楼层
古离别

唐代:贯休

离恨如旨酒,古今饮皆醉。
只恐长江水,尽是儿女泪。
伊余非此辈,送人空把臂。
他日再相逢,清风动天地。


注释
旨酒:美酒。旨,美好。
伊余:犹我。伊为助词,无实义。
空:犹祇。
把臂:握人手臂以示亲密。
清风:清凉或清净的微风,比喻心地清澄静谧,了无挂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赋学网•辞赋论坛 粤ICP备06076834号  

GMT+8, 2019-12-6 11:13 , Processed in 0.18198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