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赋学网•辞赋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30|回复: 1

徐福圣水泉竹记

[复制链接]

新手上路

Rank: 1

真实姓名
高伟
性别
帖子
2
主题
1
精华
0
在线时间
8 小时
发表于 2018-6-22 09:5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请注册登陆后浏览完整内容与图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泉竹诗人 于 2018-6-22 11:02 编辑

徐福圣水泉竹
2018.05.19 泉石馆主 阅读 242
徐福圣水泉竹记
文/高伟2018-5-22   

     徐福东去,留泉名为“圣水”;日裔西来,取砖号曰“寻根”。圣水之岸,翠竹有节;汉砖之旁,泉石歌韵。
   
     思彼金石丝竹,曾经铿锵悠扬。竹书纪年,史河浩浩汤汤。竹马之好,情深谊固。竹苞松茂,中兴旗飏。竹溪六逸,沉飲酣歌而忘返;竹林七贤,脱落凡近而咏唱。竹篱茅舍,边塞城郭,皆有竹歌飞翔。
   
     逢城建扩张,郊岗改造,机械隆隆,土方堆岸。圣水呜咽,泉竹低吟。郊游偶见,惊惜而移栽;妻赴再掘,珍存而延脉。千年圣竹,幸绵延而不绝;百代骚客,堪吟咏以流响。   


     东坡诗云: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每回故园小憩,闻庭院竹语,喜若故人归;月下茗馨,默诩陶令风鸟鸣竹叶,吾醉石桌。蝉蜕竹枝,吾觅童趣。月影竹树摇曳,桌边知己邀饮。偶尔兴至,挥毫泼墨绘竹态;日常酒醺,寻章摘句抒豪情。
   
     闹市楼前,亦植泉竹焉。竹笋常发,枝干长壮。然若杜甫茅屋,呜呼受气于“顽童”;确非吾之私苑,无奈忍痛于“盗贼”。余尤惜彼奇竹,于几场绵绵细雨之后,借着冬青遮掩,似一夜之间,猛窜起三米之高。哀哉痛矣,斯竹竟惨遭荼毒,白茬历历,声影杳杳!悲哉叹矣,斯人竟蒙昧至此,视美为丑,夫复何言!惟赏雨后之春笋,不屈于偏狭;观日落之树影,婆娑于晚霞。  
  
     竹生而有节,君子坦荡志磊落。人偏或成贼,鼠窃狗偷以猥琐。愿日月之明兮,烛斯人以悟觉;泉竹之灵兮,扫斯人之念邪。一念为贼,一念成佛。何不效泉竹之劲节,以行堂堂正正之为乎?

     馆主曰:积德行善惠后世,积不善而致天谴,因果报应不爽,不可不信也。



【附】
咏徐福
泉石馆主2017-4-28
徐 策输诚童女男,
福 泽深厚帅楼船。
遥 闻赴海有仙居,
思 慕诓秦建勋安。
齐 语是真非演绎,
国 风疑似定倪端。
平 畴千里教育盛,
度 越万方毓秀贤。
奇 宝奇珍奇迹炫,
遇 奇止王不思还。

(二)
判断徐福为平度人的最大理由是:徐福是秦代的大知识分子,是著名方士,懂天文地理,知历史人文,晓物理化学,等等,是一代综合性的高级知识分子,按照现在时髦说法,就是大师级学界泰斗人物,所以,他才能说服天纵英明神武的秦始皇帝!而当时具备蕴育培养此类人物的地方,其他所谓徐福故乡都不具备这个条件,只有春秋及之前的莱国首都和棠邑所在地——上古名城、齐国下都即墨所在地——胶东国首府所在地——现在平度东南乡古岘,才具备这个条件——所以,到了汉代,此地又出现了“制太初历第一”的徐万且,以及古文经学大师庸谭,和易学大师费直等鸿学巨擘。其他说法都比较牵强,有明显的附会痕迹。徐福为齐国人无疑,这基本是历史学界的共识了。所以,江苏连云港说几乎没有可能。而山东古齐国的其他几个地方,在徐福的时代,几乎都是不毛之地,尚未开化,文化教育远远不及胶东半岛的政治文化中心——上古名城即墨——哪里有什么底蕴来培育如此大师级的高级知识分子?


泉竹2.jpg
泉竹遭损.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手上路

Rank: 1

真实姓名
高伟
性别
帖子
2
主题
1
精华
0
在线时间
8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8-6-22 09:51: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寻踪徐福村  

2017-04-20 16:37:19|  分类: 泉石涧鸣 |  标签:平度历史  寻访纪实  文化调研

寻踪徐福村
   采访纪实   
时间:2017-4-18傍晚5-6点钟
     地点:慧泽苑东门 泉州路北段路东 圣水山庄西门南
采访对象:冷秀智(男,82岁,徐福村人,徐福村支书冷志俊之祖父)
采访的主要事项:
1.抗日战争时期,日本军队对于徐福村的人是否有礼敬的行为表现;
2.改革开放后,日本人是否来过徐福村?曾否来寻根?


高:请问老人家你是哪个村的人?
冷:我是徐福村的。
高:您听说过“徐福”这个人?他带着五千童男童女去日本了——?
冷:知道——就是从我们村去的嘛——
高:请问您今年什么年龄了?
冷:82岁了。
高:你村还有姓徐吗?
冷:没有了。姓徐的人早就没有了,也许搬迁了,也许是其他原因,譬如战争和海啸,反正是没有姓徐的了,主要是我们姓冷的人。我们这些姓冷的人,据老辈人说,也不是本土人,而是从云南四川一带移民过来的,据说当时都不愿来,强行捆绑来的......
高:抗日战争的时候您多大了?那些事情您还记得吗?
冷:记得,我当时有七八岁,十来岁吧,那个时候的事情我清楚的很来!
高:抗战时期,日本鬼子对徐福村的人是不是很尊敬,见了徐福村就绕道躲开了?
冷:没有!日本鬼子很是凶残!杀了很多我们村的人!
高:你记得他们杀了多少人?
冷:别的地方我没有见过,只是徐福村和窝洛子这两个村,就有80多人被日本军队杀害!西边有个很深的大坑,把人绑着,推到坑边,一撅头就砸下去了!只这两个村的青壮年,就被砸死活埋了80多人。
冷:他们把我村的一个车库——很漂亮的那种带帐篷的大车——大门给砸开,把大车抢去了。
冷:他们还抓了许多鸡,用头盔煮鸡肉,做饭吃,拿着煮熟的鸡肉给我,我不要,我想:吃了他们的东西,就得为他们做事。他们的东西不是白吃的!你吃了他们的东西,他们就会不断地向你提问题,提要求。所以,他们问我“哪里有八路?”我就找个理由——去解手(上厕所)——就跑了。其实,我知道,桥北就出八路(就是平度著名抗日英雄乔天华的家乡)——但我不能告诉他们!

高:最近二十几年,十几年,日本人有没有来过你们村?说是寻找祖先——徐福的后代?
冷:有啊。日本人来过多次。把老年人都拍了照片。还从我村找了一些青砖,带字的,一共拿去了三梢(桶)大青砖去。
高:你们村真的很久远吗?有什么古物能证明你村久远?有可能是徐福的故乡?
冷:我村原来有个很久远的关帝庙,关帝庙后面有一棵很久远的银杏树,几个人搂不过来。这棵树后来被砍伐了,但村里的人用这棵树做的面板,至今还有在使用的。
高:你家有这样的面板吗?还能找到这样的面板吗?
冷:我家没有这种面板。但别人家有,我见过的,可以找到。
高:那您能不能带我去找到这样的面板,拍几张照片?
冷:可以。什么时间都行。
高:日本人拿走的青砖,是从关帝庙拆下来的吗?
冷:不是,关帝庙早就没有了。那些青砖是从圣水泉附近发掘的。圣水泉,在圣水山庄北边,现在被埋掉了,看不见了。
高:圣水泉,我见过,我还在它被埋之前不久,掘出几棵竹子,作为圣水泉的见证,栽种活了——可惜,当时不知道那里有什么青砖!否则,也会做一番探索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赋学网•辞赋论坛 粤ICP备06076834号  

GMT+8, 2018-11-21 21:52 , Processed in 0.238594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