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赋学网•辞赋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63|回复: 0

赋学指南

[复制链接]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性别
保密
帖子
2323
主题
240
精华
10
在线时间
3085 小时
发表于 2017-12-20 21:04: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请注册登陆后浏览完整内容与图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赋学指南》 清 余丙照
001-《赋学指南》目录
002-王雅南叙
003-余丙照原叙
004-吴东昱原叙
005-余丙照《增注赋学指南》
006-凡例
007-《赋学指南》总目
008-《赋学指南》卷一:论押韵
009-押虚字
010-因韵法
011-出色韵
012-押人名、地名
013-《赋学指南》卷二:论诠题
014-绘景
015-写情
016-情景兼到
017-传神
018-体物
019-刻画
020-点醒
021-陪衬
022-烘托
023-《赋学指南》卷三:诠题类(论见卷二)
O23-比例
024-双关
025-串合
026-映带
027-疑审
028-释义
029-议论
030-搓法
031-旋风笔
032-撞法
033-算法
034-前后着想
035-题前翻跌
036-段末收束
037-《赋学指南》卷四:论裁对
038-卦辞对
039-干支对
040-数目对
041-反正对
042-流水对
043-《赋学指南》卷五:论琢句
044-炼短句
045-炼长句
046-炼起结
047-运用成语
048-叠字句
049-《赋学指南》卷六:论赋品
050-清秀
051-洒脱
052-庄雅
053-古致
054-《赋学指南》卷七:论首段
055-直起
056-陪起
057-题前起
058-对起
059-翻起
060-颂扬起
061-暗笼
062-明擒
063-古体
064-《赋学指南》卷八:论次段
065-溯源
066-顺拍
067-逆翻
068-映合
069-《赋学指南》卷九:论诸段
070-铺叙
071-互勘
072-提起
073-点染
074-停顿
075-反正
076-折落
077-开合
078-浅深
079-推原
080-推论
081-赞叹
082-旁衬
083-《赋学指南》卷一O:论诸段
084-颂扬
085-怀古
086-寓意
087-推原、推论
088-赞叹
089-旁衬
090-托题
091-压题
092-翻题
093-杂体
094-《赋学指南》卷一一:论炼局
095-汉朝 祢衡《鹦鹉赋》
096-六朝 (宋)谢惠连《雪赋》
097-(宋)谢庄《月赋》
098-(梁)江淹《恨赋》
099-(梁)江淹《别赋》
100-(周)庾信《华林园马射赋并序》(间从《赋苑》节略本)
101-(周)庾信《小园赋并序》
102-(周)庾信《枯树赋》
103-(周)庾信《春赋》
104-唐朝(上) 王棨《一赋》
105-李程《日五色赋》
106-蒋防《姮娥奔月赋》
107-林滋《小雪赋》
108-王勃《九成宫东台山池赋并序》
109-王棨《沛父老留汉高祖赋》
110-宋言《渔夫辞剑赋》
111-《赋学指南》卷一二:唐朝(下) 李远《题桥赋》
112-宋言《学鸡鸣度关赋》
113-唐僚《汉武帝重见李夫人赋》
114-黄滔《汉宫人诵洞箫赋赋》
115-白敏中《息夫人不言赋》
116-贾餗《太阿如秋水赋》
117-宋璟《梅花赋并序》
118-李白《拟恨赋》
119-(宋)范仲淹《金在镕赋》
120-秦观《郭子仪单骑见虏赋》
121-《赋学指南》卷一三:清朝(上) 吴东昱《一生二赋》
122-鲍桂星《流云吐月华赋》
123-吴锡麟《春水绿波赋》
124-李如筠《雪夜入蔡州赋》
125-吴锡麒《伏波铜柱赋》
126-寇钥《木牛流马赋》
127-《赋学指南》卷一四:清朝(中) 夏思沺《岳武穆奉诏班师赋》
128-周樽元《司马相如题桥赋》
129-陈沆《去害马赋》
130-卢爌《骑竹马赋》
131-刘应钧《蛛隐赋》
132-周系英《庚子日拜五经赋》
133-周召南《龙文百斛鼎赋》
134-吴承沐《多文为富赋》
135-吴锡麒《王右军兰亭集序赋》
136-吴锡麒《晋王右军题扇桥赋》
137-陈沆《披榛采兰赋》
138-吴嘉淦《团扇家家画放扇赋》
139-吴省兰《误笔为鸟驳牸牛赋》
140-陈沆《精金百炼赋》
141-《赋学指南》卷一五:清朝(下) 吴锡麒《调水符赋》
142-刘嗣绾《箫声吹暖卖饧天赋》
143-李如筠《扑满赋》
144-顾元熙《吴季子挂剑赋》
145-安芩《燕雁代飞赋》
146-吴东昱《绿萼梅赋》
147-吴欣会《独占人间第一香赋》
148-俞允若《梅聘海棠赋》
149-《赋学指南》卷一六:古体 拟古 清朝 刘长年《九曲池赋》
150-尤侗《苏台览古赋》
151-尤侗《鹔鹴裘贳酒赋》
152-鲍桂星《拟李程众星共北赋》
153-鲍桂星《拟宋广平梅花赋》
154-归合符《拟庾子山春赋》
155-附:赋法绪论
156-后记
157-相关文章
叙(王雅南)

    诗有六义,其二曰赋,故班固云赋者古诗之流。先王采焉,以观士风。赋之名义重矣哉!汉兴,古赋渊博,兼用楚骚。六朝以后,始定为律赋取士,至唐大备。宋元稍变其律,不离厥宗。
    国朝稽古右文,无体不备。故自胶庠及村塾,莫不以赋学课生徒。然而习古体者嫌于宏肆,变律体者近于轻剽,虽有名师讲改,究之金针未度,学制无方,惟倦教者多秘其法故耳。吾邑余纱山先生辑有《赋学指南》一书,分为十法,条缕不紊,恺切详明,一以唐律为正轨。
    时予宦游江右,未见其书。今年春接读全卷,并札示云:“前书仅选唐赋十篇,时赋二十篇,今增选两汉六朝及宋朝各数篇,又增时赋十余篇,俾骚、古源流及当代巨制鸿裁,皆可藉斑窥豹。”又命其郎君注释赋中典故,以便后学查考。予披览久之,知其夙从楚省吴立葊先生游,深得赋中三昧,是以启发后学,至精且详。陆士衡云:“赋体物而浏亮。”扬子云云:“诗人之赋丽以则。”纱山所论,其得此意矣。予喜于闻命,聊撰数语以弁简首,愿海内同学之士知所取法,以为程式,庶无负纱山之苦心,则幸甚。
    时道光廿八年,岁次戊申三月上巳,杏山王雅南谨识于光邑涑水书院。

序原叙(余丙照)

    自有唐以律赋取士,而赋法始严。谓之律者,以其绳尺法度亦如律令之不可逾也。由元迄明,因之不失。我朝作人雅化,文运光昌。钦试翰院既用之,而岁、科两试及诸季考亦藉以拔录生童,预储馆阁之选,赋学蒸蒸日上矣。然通晓者往往矜为秘授,向往者每致叹于迷途,故草茅之士,苟非学有渊源,工赋者亦少。照于是忘其固陋,取唐赋佳构及国朝名作,择其佳句,分为十法。始之以押韵,终之以炼局。又别为碎目数十条,每条引佳构若干以为程式。后复附以赋法,补其遗漏。盖欲为无师授者示迷途,故不惮缕晰言之耳。第照谫陋,所论诸法,或采之名家,或出于鄙见。诚恐立言不当,贻误后学。集成,急就正于吴立葊夫子,谬蒙褒嘉,且为鉴定。谓宜公诸同人,嘉惠来学。照敢谓赋学之精,莫此为备哉?聊以叙述旧闻,志父师之教于弗谖尔。高明君子苟有匡所不逮,辱而教之,则照之取法更进矣,敢不拜嘉乎!
    时皇上御宇之七年岁次戊申仲秋谷旦,纱山余丙照题于文华堂。

原叙(吴东昱)
    司马相如曰:“赋家之心,包括宇宙,总揽人物,得之于内,不可得而传。”然则赋其不可学乎?然相如又云:“一经一纬,一宫一商,赋之迹也。”刘勰亦云:“丽辞雅义,符采相胜,赋之体也。”则赋又若不可学而可学。我朝文运昌明,自翰林以及小试,莫不试士以赋,赋学之盛,追汉唐而轶宋明矣。乃草茅之士,能赋卒鲜者,非赋不可学也,欲学而不得其法,求法而不得其人,遂若可学而不可学也。余生纱山,少学于予,诗赋即颇留心,数载中耳提面命,赋中三昧,已得其大凡矣。后从周生豹山游,益加研习,赋学遂臻宏博,从此刊陈落腐,含英咀华,以登徐、庾之堂,而树骚坛之帜,殊可顷指。俟今年夏,以所辑《赋学指南》就正于余,集分十法,始于押韵,终于炼局,条分缕晰,各引佳联,以为程式。虽只就时下律赋细为指示,而于骚、古诸体概未之及。然初学之士,得此一编伏而读之,赋中诸法,了如指掌,不俟面命耳提,自可抽黄对白,又何法之不易知,赋之不可学哉!予喜纱山能叙述旧闻,更有心得也。少为更正,益以数条,命付剞劂,以广所学云。
    时道光七年岁次丁亥孟秋月,立葊吴东昱题于响泉书屋。

《增注赋学指南》叙(余丙照)
    昔杜南征注《左传》,颜师古注《汉书》,论者谓为二书功臣,然杜不长于鸟兽虫鱼,颜不长于天文地理,皆阙之不注,以俟后人之增释。今欲以固陋之学,探巨制之淹博,明而注释之,难矣。然详注不能,不注更不可也。(照)于丁亥岁(道光七年,1827)有《赋学指南》之刻,不胫走四方矣。而注解全无,读者每以獭祭苦之。夫示以作赋之法,使仍昧于赋中之典,尚得谓嘉惠来学乎。况其时唐赋仅选十篇,时赋仅二十篇,聊示入门快捷方式,而于历朝佳赋俱未采入,亦无以拓才思而开眼界。壬、癸岁(壬寅,道光二十二年,1842;癸卯,道光二十三年,1843),课徒多暇,取《指南》旧本增而注之。选两汉六朝赋数篇,冠唐之前,以溯其源;选宋赋数篇殿唐之后,以观其变;选时赋之清新典雅有裨后学者十余篇,以便其取资。且命小子(耀)辈博考群书,于赋中典故载于习见书中者,采而注之篇后,使不苦于查考。此照不揣固陋增注之苦心也。至所未见之书,则亦师杜南征、颜师古阙而不注之法,以俟博雅君子云尔。
    时道光岁在昭阳单阏寎月,纱山氏余丙照题于黄士关之醉经堂。

凡例
1.国朝律赋选本林立,是集专为初学计,不得不细为指示,先引佳联,所以讲句法也;次引佳段,所以讲段法也;后引全篇,所以讲篇法也。
2.集中各条所引各联,原取其句法之佳,其立意有在题前、题后不一,不得以不合题面薄之。
3.集中所引各段亦有前后部位不同,故必注以第几段,示毋凌躐也。
4.律赋盛于国朝,始于唐宋,其先声则源于汉魏,开自六朝,集中全篇多取唐赋,以层次清楚,笔力简劲,篇法完密,可为程式也,然不究渊源,率患根柢不厚,故复增两汉六朝赋数篇、宋赋数篇,合当代名程,共为一集。
5.律赋虽取骈俪,而要以敛气铸局为先,故凡有曲折顿挫者,集中多选;气滞局松者,不收。
6.赋贵真切,不尚堆垛。是集独取精切轻快之作,不能透发题眼者,不收。
7.试赋虽讲声调,然必胎息两汉六朝,乃为上乘。集中末卷登古体及拟古数篇,以存其概,俾知此道非仅四六押韵已也。拟法载《拟春赋》后。
8.旁评指明段落,以醒眉目;引用典实,除整用经句外,概为笺注,均为初学起见,方家幸勿见哂。
9.记事之书,辞多不一。有同此一事,此书所载与彼书异者,兹所注释但就案头所有之书录而登之,固难与未见之书一一求合。
10.集中注释,既不能备录全文,则量其篇幅,去其繁文;总以解释明白为务,亦非任意割裂。
11.事实有各篇互见者,一处注明;余则云见某处,以省简帙。分类有本类条多,不能备载本卷者,分载他卷,以均其部;亦必注明,便于查阅。

《赋学指南》总目
押韵  五条(押虚字  因韵法  出色韵  押人、地名)
诠题  二十三条(绘景  写情  情景兼到  传神  体物  刻划  点醒  陪衬  烘托  比例  双关  串合  映带  疑审  释义  议论  搓法  旋风笔  撞法  算法 前后着想  题前翻跌  段末收束)
裁对  五条(卦辞对  干支对  数目对  反正对  流水对)
琢句  五条(炼长句  炼短句  炼起结  运用成语  迭字句)
赋品  四条(清秀品  古致品  洒脱品  庄雅品)
首段  九条(直起  陪起  题前起  对起  翻起  颂扬起  暗笼  明擒  古体)
次段  四条(映合  顺拍  逆翻  溯源)
诸段  十三条(铺叙  互勘  提起  点染  停顿  反正  旁衬  开合  浅深  推原  推论  赞叹  折落)
结段  十一条(颂扬  怀古  寓意  推原、推论  赞叹  旁衬  托题  压题  翻题  杂体)
练局  六十篇
以上十类,分次十六卷,各有总论,其各条碎目,别详每卷论后。

附:赋法绪论

《赋学指南》卷一
论押韵
    作赋先贵炼韵。凡赋题所限之韵,字字不可率易押过,易押之字,须力避平熟,务出新意,庶不至千手雷同。难押之字,人皆束手者,争奇角胜正在于此。但不得过于凿空,反欠大雅。押官韵最宜着意,务要押得四平八稳。凡虚字、俗字、陈腐字、怪诞字,总以典切不浮者押之,要知试官注意全在此处。所限之字,大约依次押去,押在每段之末为正。或意有所便,亦不必过拘。押官韵外,所用散韵,须择新丽流活之字押之,切不可押生涩字及陈腐字,尤不可凑韵硬押。凡字不典不显,非限官韵,即可不必押。通衢坦道,任人往来,何必自寻荆棘乎?遇险韵,正须善押,要有舒展自如之致。不以仄径窘步,方可出色。用韵宜变换,如连押实字,连押虚字,或连押同音者,皆赋家大忌也。须相间而用之。官韵中两字同在一韵,有押作一段者,有仍押两段者,如唐时王起《白玉管赋》,“神、人”二字并押;自居易《赋赋》,“诗、之”二字分押。大约限韵多者则同韵可并,少者则各自为段也。近来花样,有两字同在一韵者,总以仍押两段为是。韵中有字同义同者,如寅字在四支,又在十一真,涯字在四支,又在九佳,又在六麻,意义虽同,若限官韵,即宜遵在先者押之。韵中有字同义异者,如逢字,一东二冬兼收,冯字,一东十蒸兼收,意义迥别,岂可假借?须细辨之,不得混押。初学作赋,先求韵稳,句之工巧次之。盖押韵既稳,句虽平常,亦不棘目;韵一不稳,虽有佳句,卒难合拍。故详论押韵,特选数条,以为入门之路。

押虚字  因韵法  出色韵  押人、地名
O押虚字
押虚字最难稳惬,而又最易出色。若系官限,注意即在此处。或顺押或倒押,或活押或实押,总要俱有来历,出于自然,不得勉强凑合。
唐肇垚《王猛扪虱赋》:
叹或抚髀,岂是因人者也;暸如指掌,尚须俟我乎而。
蒋诗《去害马赋》:
应竹竿而吸鼻,其在斯乎;搓绵絮以缠头,伊胡为者。(上顺押法)
顾元熙《吴季子挂剑赋》:
任尔化龙飞去,此别何如;怜余控马孤还,怀归岂不。
韦肇《瓢赋》:
安贫而饮,颜生何愧于贤哉;不食而悬,孔父常嗟夫吾岂。(上倒押法)
冯嘉谷《项羽垓下闻楚歌赋》:
恨不从示玦三番,而今已矣;谁御此埋兵十面,其奈之何。
唐肇垚《王质观棋赋》:
落子丁丁,伐木之声宛若;拈棋得得,积薪之势何如。(上活押法)
熊大音《聚头扇赋》:
有时同玉佩之投,赠吾良友;有时并诗囊之载,典自小奚。
伍长华《贯月查赋》:
看飞天镜,便凌万顷茫然;谱奏霓裳,恰听一声欵乃。(上实押法)

O因韵法
天下好赋皆自韵出,而因韵一法,最为便学。盖遇一典故,顺押不得者用倒押,整押不得者用拆押,总要意灵笔活,就韵生情,然亦不可为韵所拘,要有舒卷自如之致。
朱襄《击钵催诗赋》:
巧借捶琴之妙,不暇停挥;定闻拍案之奇,有人叫绝。
唐肇垚《周瑜纵火烧曹兵赋》:
壮士尽波中突出,刃骇排山;将军真天上飞来,势惊压卵。(上顺押)
孙克佐《吐白凤赋》:
譬生莲于舌上,寐岂非真;疑赠锦于灯阑,梦原不恶。(粗字生色)
朱士彦《秋末晚菘赋》:
检点三冬之蓄,漫侈荠甘;间寻贰膳之珍,宁资瓜苦。(上倒押)
汪学金《文阵赋》:
扶轮大雅,指挥登将将之台;借箸中权,结构布堂堂之阵。
余丙照《易水送荆卿赋》:
拔剑斫地,居然盖世英雄;嘘气成虹,俨似无双国土。(上整押)
华湛恩《圣言如水火赋》:
旨以淡而弥浓,经原可醉;味自无而之有,言岂名卮。
华庭桂《黄牡丹赋》:
竞夸天下无双,魏应居后;谁占人间第一,姚合称王。(上拆押)

O出色韵
押韵工稳,足为通篇生色,若干支、数目、颜色、方向、卦名等字,乃韵中之尤出色者,果能善于引用,工于对仗,押得极工极稳,实为有目共赏。
平恕《五丁开山赋》:
讵锁支祁之怪,漫遣庚辰;将通伯翳之邦,斜连子午。
又:
真形搜五岳之图,风云遁甲;铸错萃六州之铁,雷电飞丁。(押支干字)
周朝国《竹外一枝赋》:
开遍百花头上,南国无双;栽当千户封中,东风第一。
陆长庚《梦笔生花赋》:
岂夜入题诗之路,径本三三;倘朝思授管之人,仙疑七七。(押数目字)
韩潮《浔阳琵琶赋》:
嗟老大之无成,鬓将点白;叹浮生之若梦,眼孰垂青。
吴锡麒《春水绿波赋》:
船真天上,扪星斗而皆青;人在镜中,染须眉而尽绿。(押颜色字)
陶亮采《池塘生春草赋》:  ,
逗出无边绿意,春去春来;牵将一片红情,江南江北。
徐轼《东坡赤壁后游赋》:
两番惆怅之情,猿呼左右;一片空明之影,鹤梦西来。(押方向字)
谭天成《西王母献益地图赋》:
厚德载物,终有庆取象乎坤;自上不下,道大光是名为益。
徐松《律中仲吕赋》:
合乎夷则之宫,已盛于已;生自无射之母,相见乎离。(押卦名)

O押人名、地名
押人名、地名,最易起眼,要必先有其人、其地来历,可以诠题者叙之于上,然后以人名、地名押之,方能工稳,令人豁目,不可凭空硬押。
高登鳌《冯谖弹铗赋》:
是谁肝胆,冀餐饭于王孙;绰有须眉,笑衣冠于优孟。
屈家蘅《蝴蝶赋》:
觉也蘧蘧,疑是梦回庄叟;飞兮冉冉,岂真魂返韩凭。
利瓦伊筠《仙胎鱼赋》:
游还策策,他年骑待琴高;乐最洋洋,此处知惟庄叟。
杨昌光《碧筒杯赋》:
何妨野饮花间,句赓苏子;不是流觞水曲,胜纪羲之。(押人名)
鲍桂星《李愬雪夜人蔡州赋》:
五十载对狼丑族,尽扫江淮;三百年汗马勋名,必推唐邓。
冯嘉谷《吹箫乞食赋》:
弹铗归来,意难忘夫荆楚;枕戈待旦,心有望于勾吴。
李如筠《雪夜入蔡州赋》:
拜裴公于道左,请勒燕然;置元济于槛车,遂收淮蔡。
王元梅《霜钟赋》:
落天外之宏声,人惊远塞;振晓来之清响,市洽新丰。(押地名)

《赋学指南》卷二

论诠题
赋贵审题,拈题后不可轻易下笔,先看题中着眼在某字,然后握定题珠,选词命意,斯能扫尽浮词,独诠真谛。如唐太宗《小山赋》,处处摹写小字,宋言《学鸡鸣度关赋》,处处关合鸡鸣,此风檐中秘诀也。赋又贵肖题,如遇廊庙题,须说得落落大方,杂不得山林景况。遇山林题,须说得翩翩雅致,杂不得廊庙风光。题目甚夥,举可类推。苟一题到手,率尔操觚,并不知题中眼目何在,如题系花鸟,即泛作花鸟赋,题系山水,即泛作山水赋,敷衍成篇,有何意味,况乎手无线索,定然乱杂无章,纵有新词丽句,说得天花乱坠,终是隔袜爬痒,于题何涉?然或知认题,而法未熟,并不论如何议论,如何刻画,如何串合,以及绘景写情,传神诸法,全然不知。将见凑字凑句,苦态不堪,又何能诠题耶?备列诸法于左,是在神而明之者。
绘景  写情  情景兼到  传神  体物  刻划  点醒  陪衬  烘托(以上卷二)
比例  双关  串合  映带  疑审  释义  议论  搓法  旋风笔  撞法  算法  前后着想  题前翻跌  段末收束(自“比例”至“收束”分载卷三)

O绘景

绘景贵乎雅与题称,如花草雪月等题,是实景也,描实景不可至于堆垛,要有实而虚之之妙。如春阴、秋阴等题,是虚景也,描虚景不可陷于空疏,要有虚而实之之妙。
王家相《春阴赋》:
可是养花,双燕刚飞春社;有谁课雨,一鸠啼近清明。
元梅《涉江采芙蓉赋》:
十里香凝,指点凭栏之客;五湖烟暖,招携鼓棹之踪。
《九华山赋》:
千岩竞秀,峰从海外飞来;一线微分,天自洞中小有。
曹仁虎《秋露如珠赋》:
千颗匀圆,冷湿苍苔之院;五更滴沥,凉沾白苎之衣。
杨昌光《船斋赋》:
晴岚远岸,红开东壁之花;落日孤舟,绿到西家之水。
汪履基《饮马投钱赋》:
迎风控辔,方成驻马之坡;顾影开缄,忽讶数钱之市。
金国莹《洞庭橘柚赋》:
偶来泽畔人家,半篱红影;若问山中奴婢,几树黄苞。
张时风《小春赋》:
霜凝月馆,数行雁字悠悠;枫冷寒塘,几点榆星历历。

O写情
诗发乎情,而赋者,古诗之流也。则骈四俪六,亦宜隐寓深情。作者挥毫,务必寄情绵邈,令人一往情深,方得文生情,情生文之妙。观江淹《恨》、《别》二赋,可以悟矣。
陆润章《临邛沽酒赋》:
剧怜抱瓮而前,为郎憔悴;莫谓遇人不淑,辱在泥涂。
吴襄《七夕赋》:
不是情如秋薄,但许飘零;总教恨比河深,几多慰恤。
冯嘉谷《吹箫乞食赋》:
非关桥畔月明,声何悲壮;不是楼头人倚,气更萧条。
卢爌《织女怀牵牛赋》:
怨人间荐菓无期,黄姑信梗;问天上成桥何日,乌鹊音乖。
金国莹《沛父老留汉高祖赋》:
下别泪之双行,百年故土;留大风之一曲,千古雄情。
高登鳌《冯谖弹铗赋》:
草草劝餐,笑起三千冷眼;瞿瞿故熊,空怀一片热肠。
顾元熙《吴季子挂剑赋》:
未殉大王之葬,孤此雄风;藉明公子之忱,皎如秋水。

O情景兼到
情景二字,最难摹写。况景中有情,情中有景,或二句景二句情,尤属难工。总要设身处地,即景生情,触手成春,言情寓景,斯为情景逼真,不愧登高作赋。
毕熙曾《秋莲赋》:
情比波深,几度相逢莲子;人如花瘦,一年又值秋风。
顾元熙《明月前身赋》:
今夕招来,对影犹然相识;几时修到,举头如此分明。
吴培荪《凉夕援琴赋》:
指宿鸟于寒林,轩开静夜;听吟虫于古砌,人坐深宵。
吴锡麒《兰亭集序赋》:
感慨乎世殊世异,绝艺谁传;流连乎天朗气清,斜阳正永。(上二句情,下二句景)
陆润章《临邛沽酒赋》:
一帘寒食之风,关心客思;十里莺花之地,满目春光。
王元梅《蛱蝶穿花赋》:
隔丛飞至,引来一线香风;结伴偕行,添得满园春思。
周召南《钓使人恭赋》:
晚唱数声,红蓼白苹之地;渔歌一曲,苍烟黄雾之天。
余丙照《春晴赋》:
一竿红日,花听卖去之声;几处青帘,酒试沽来之味。

O传神
赋以传神为极致,盖不呆诠题面,只于无字处摄取题神,空中摹写,然亦须带定题意。使语在环中,神游象外方妙。至于题有虚字者,更当于虚字传神,不得拋荒虚字,全向实处呆诠。但此火候,总要工夫纯熟,心细手和,在有意无意之间,虚与委蛇而已。
侯凤苞《无弦琴赋》:
岂欲辨已忘,自余真趣;似不求甚解,别有会心。
王元梅《涉江采芙蓉赋》:
振飘飘之罗袂,风送行舟;透阵阵之生香,月明归路。
朱一飞《燕睇赋》:
聿来胥宇,正逢春日迟迟;无以为家,却向故人恋恋。
杨昌光《春山如笑赋》:
一片白云,深处色相俱空;三更明月,归来须眉宛肖。
杨昌光《落叶赋》:
咏残秦岭之云,寒欹小笠;写出吴江之句,冷到空舲。
余丙照《织女怀牵牛赋》:
幸觌面于今霄,绸缪永夕;忆谈心于往日,暌隔经年。

O体物
凡咏物题,最忌肤泛。然用典沾滞,毫无生动之趣,又一病也。须要细心体会,善于形容,方为写生妙手。
曹仁虎《天竹赋》:
千丸烂漫,遥分湘女之斑;一簇團圞,便认鲛人之泣。
玉堂夜冷,堆火齐之千重;金谷晨寒,碎珊瑚之七尺。
李如筠《扑满赋》:
欲倾仍正,人疑不倒之翁;聚少为多,母召飞来之子。
尤侗《春柳赋》:
三眠三起,瘦分南国之腰;一笑一颦,青入东君之眼。
莫衡《佛手柑赋》:
肤粟生香,似散麻姑之爪;肌英敛翠,俨分钩弋之拳。
冯嘉谷《角黍赋》:
色丝解罢,条条宛类茧抽;芦叶披残,个个浑同蕉剥。
吴东昱《洋灯赋》:
不假丹青,留得一身清白;只凭熏灼,落来满纸云烟。

O刻画
题面题意,皆宜刻画。其法总以精工为主,但要巧不入纤,工不伤雅,方成妙手。
齐彦槐《菊影赋》:
即空即色,宁非仙吏之化身;疑有疑无,竟是幽人之小照。
徐元润《吴宫教美人战赋》:
窄袖蛮靴,排出两行红粉;挑刀走棘,居然十万苍头。
李勉《钟馗图赋》:
召蝙蝠以随身,却类豚鱼向化;合妖邪而作仆,漫疑猫鼠同眠。
闻棠《三阶平则风雨时赋》:
累累如贯,分上中下以成形;作作有芒,应天地人而起数。
曹仁虎《白鹦鹉赋》:
梨花夜月,形迷玉砌之光;柳絮朝烟,影混珠帘之色。
陆文彬《一叶知秋赋》:
催成杜老之诗,独依茸草;远就潘郎之赋,孤拂庭除。

O点醒
赋贵眉目清楚,不可堕于沉晦。点醒题字,第一要诀也。一曰正点,正就本题字面,拈出点醒之。一曰借点,看他件字眼,与本题不异者,借以点醒之。解此自能爽目。
陆润章《小楼一夜听春雨赋》:
纵然屋小如舟,也堪情适;无那夜凉似水,不觉魂消。
齐召南《壁中闻丝竹赋》:
典诰犹存,丝比王言之出;笙簧是叶,竹原编简之余。
王涛《秋月赋》:
年年鸟道羊肠,悲秋空赋;夜夜猿啼鹤唳,对月谁怜。
卢爌《冒雨寻菊赋》:
乘兴而来,不是花偏爱菊;幽赏未已,何妨雨密如丝。(以上正点法)
陈书灿《淡巴菰赋》:
窃来菰米之名,茎连云护;暗杂巴人之唱,叶带风吹。
秦光煦《寒碧堂赋》:
帘外轻寒,快春风之乍扇;阶前嫩碧,爱春草之初生。
冯嘉谷《酿雪赋》:
知非酿蜜之天,蜂声交作;转类酿花之候,寒气初回。
吴东昱《玉水记方流赋》:
倘散余波,便许灌轮方井;如分别泒,定教流入方塘。(以上借点法)

O陪衬
题之正面无多,得力全在题之四面着笔。赋有陪衬,此最便法也。盖明借他件陪出本题,或反或正,或旁面,总以雅切为主。但不可陪衬太多,以致喧客夺主。
李宗澣《柿叶肄书赋》:
团团可玩,休夸日本松皮;采采难穷,不费杖头榆荚。
吴东昱《洋灯赋》:
鄙汉殿之驼头,频年羁束;笑周坛之凤脑,无日飞升。
周召南《庚子拜经赋》:
嗤贾岛之祭诗,因劳心血;鄙郗诜之拜笔,但诩科名。
王元梅《夜雨芭蕉赋》:
浑疑荷叶喧时,门临秋水;直讶梧桐滴处,人坐清阴。(以上正衬法)
杨昌光《白鹦鹉赋》:
不数郗氏堂中,徒夸红嘴;讵羡唐家宫里,竞号绿衣。
王德茂《晚松赋》:
生机天末,不争樱笋之厨;旷味山中,谁结蒪鲈之思。(以上反衬法)
王尚旟《抱瓮灌园赋》:
不息则久,几同运瓮之劳;大智若愚,奚假连筒而灌。(上句正衬,下旬反衬)
胡长龄《太常仙蝶赋》:
逢博士之谈经,欲认书中之蠹;遇清臣之退直,曾联冠上之蝉。
吴东昱《骑竹马赋》:
踏碎猫头之笋,同气相怜;游穿麂眼之篱,空群自乐。(旁衬法)

O烘托
烘托之法,与陪衬、映带,俱不相同,但就题之四面煊染,而题之正面自见。如画家画月,只在四面煊染云色,而月自见,所谓烘云托月也,作者须识得此意。
郭卫城《秋云似罗赋》:
回薄而酿来密雨,伫看丝垂;氤氲而散作余霞,还疑绮似。
吴省钦《春风似剪刀赋》:
挥来霍霍,承之以密雨之丝;游向恢恢,衬之以余霞之绮。
杨昌光《鸡缸赋》:
对来残雪,欲寻鸿爪之痕;泛彼中流,定混鸭头之色。
贾洪《丁字水赋》:
源不来于丙穴,曲折堪寻;障非藉乎酉山,纡回入望。
陆以诚《痀偻丈人承蜩赋》:
理乘墉以射隼,必待张弓;异临水而羡鱼,无须结网。(烘托承字)
何晋梓《《腹笥赋》:
倘教皮相,安知黄卷之深藏;若使肠搜,不碍黑甜之稳卧。

《赋学指南》卷三
诠题类(论见卷二)
O比例
比与陪衬,有虚实之不同,陪衬者,借他件以陪出本题,多在虚步上着墨,此则题位已坐实了,直将他件与本题较其同异,度其短长,而本题之妙自见。用此法,大约抬高本题之意居多。
李宗瀚《柿叶肄书赋》:
恰听春蚕之食,笔下有声;便同秋蚓之工,画来随意。
齐召南《壁中闻丝竹赋》:
似闻虞帝之韵,美矣善矣;似弹文王之操,颀然黝然。
周召南《庚子拜经赋》:
较丁亥之用万,倍觉尊严;比甲子之披图,还求根柢。
周召南《韩蕲王骑驴图赋》:
避祸宁迟,绎庄辛之顾犬;见机独早,同张翰之思(鲈)。
吴宁《吐绶鸡赋》:
贮丝纶于蒲腹,不是春蚕;附尺帛于修领,岂同归雁。
叶绍楏《春山如笑赋》:
遇神人于姑射,曲拟形容;认面目于庐山,顿淆真假。
周召南《蛟毫褥赋》:
即教被织龙文,让兹润泽;纵使枕镌鹿角,逊此澄清。
余丙照《精卫填海赋》:
浑同齐女为蝉,常含余怨;并异韩凭作蝶,自栩芳姿。

O双关
双关者,盖题系两截话头,如“秧针”、“柳线”等题,不得单做上一字,又不得呆做下一字,总要双关齐下,不沾不脱,似是而非。若系喻意题,全不露出正意字面者,亦须两面关通,方得诠题真谛,但此法总以浑融为主。
曹仁虎《秋云似罗赋》:
裁来一幅霓裳,几同擘絮;排出数行雁字,浑讶书裙。
华湛恩《圣言如水火赋》:
性犹湍而可决,真觉如流;气有焰而常腾,无妨向迩。
沈扬《蜃楼赋》:
兴也勃焉,岂必费百金之产;翩其逝矣,何曾飞三月之灰。
王元梅《雁字赋》:
得钟繇之笔法,矫若游龙;会逸少之楷书,翩若舞鹤。
汪学金《文阵赋》:
倚马才高,脑贮甲兵十万;雕龙技擅,肠撑文字五千。
何晋梓《笔阵赋》:
扼片言以居要,单骑前行;快生面之独开,偏师直捣。
褚式玉《白傅裳赋》:
针似神行,补就古今之缺;斗随胆运,熨乎恩怨之波。

O串合
串合与双关异也。双关则一语关合两面,如“聚米为山”题,则用饭颗敖仓典故,则“米”字“山”字俱关定矣。串合则语仍两截,如“聚米为山”题,或用米的典故,顺串合山;或用山的典故,逆串合米。总要组织精工,如天衣无缝则妙。
李钟潮《春山如笑赋》:
如其顽石点头,曾否拈花微笑;倘使仙人抚掌,定然着手成春。
王宗诚《文昌气如珠赋》:
纵遇扪参之手,入掌何能;还看旋磨之天,走盘乍似。
吴省钦《二月春风似剪刀赋》:
如其低趁横波,便作吴淞之幅;若使斜径嫩叶,都成唐国之桐。
何晋梓《笔阵赋》:
倘教背水屯军,词源倒峡;若使拔山贾勇,老气横秋。
周召南《密雨如散丝赋》:
鸟出山腰,定讶张罗于绣笛;鱼游水面,亦疑把钓于芳池。
余丙照《米囊花赋》:
蜂筒午闹,依稀官吏之催租;蝶板晨敲,仿佛山僧之募化。

O映带
映者,照映题面生姿,取与题相近之事映合之。有旁映,正映,反映诸法。带者,带定题位不舍,在于题稍离时用之,有顺带,逆带诸法。与双关、陪衬相似而不同也。
吴省兰《误笔为鸟驳牸牛赋》:
当兔颖初拈,具有食牛之气;乃麝煤忽染,几成类狗之为。(题前映)
吴省钦《春风似剪刀赋》:
真花片片,转头而便觉春回;碎锦重重,运腕而旋疑风发。(题后带)
吴稷堂《误笔为鸟驳牸牛赋》:
主人情重,原逞鸿飞鹤舞之奇;书圣才多,待呈凤起蛟腾之术。
他时置向箧中,无虑角伤鼷鼠;此际成诸笔底,应知目少全牛。(前一联题前映,后一联题后带)
宋言《渔父辞剑赋》:
整棹西归,自受执圭之赏;论功北面,那无切玉之珍。(中间带)
连环吐月,空临玉匣之间;一叶乘风,渐入寒烟之际。(题后带)
(映多用在题前,有水月镜花之妙;带则题之中后皆用之,在蛛丝马迹之间,二法正宜分清)

O疑审
疑审者,故作猜疑,设为审问也。盖平铺直叙,有何佳趣。惟于纵笔中途,忽生疑阵,审问低個,便觉丰姿动宕,机趣横生矣。
齐彦槐《老少年赋》:
似学士之文章,老弥绚烂;岂徐娘之颜色,晚更鲜妍。
叶绍楏《春山如笑赋》:
岂其抚仙人之掌,乍惊照水芙蓉;将毋拈天女之花,忽现浮空菡萏。
吴锡麒《昆明池织女石赋》:
岂其炉炼娲皇,青天补后;莫是衣披玉女,神雨来时。
周召南《蛟毫褥赋》:
莫是潜形水底,本含破雾之功;盖由炼质波中,原其招凉之义。(上半疑审,下半推原)
周召南《密雨如散丝赋》:
想是天孙织罢,散得千条;翻疑仙女缫余,遗来万缕。
张长庚《天光云影赋》:
岂此中别有一天,去随流水;或是处不分两境,坐看行云。

O释义
释义者,解释题中字义也。盖字面固宜醒豁,字义尤贵疏清,其法自欧阳公《秋声赋》中得来。须上用一句注定,下复以一二句申明之,总要抉出精义,方能动人,不然徒形敷衍耳。
姚颐《磁石引针赋》:
石者核也,气凝精而为核;磁者慈也,母招子以为慈。
朱士彦《秋末晚菘赋》:
菘有取于松焉,后群芳而独茂;秋之为言揫也,出老圃而不枯。
金甡《太极图赋》:
极者至也,犹极星极辰,无可越其范围;太者大也,犹太始太初,莫能拘其形迹。
严荣《文露沈武露布赋》:
沈之为言默也,聚而不散,如石髓之中含;布之为言陈也,酌而不穷,仰天浆之下注。
王元梅《霜钟赋》:
盖霜之为气凝也,感乎阴而至斯有色;钟之为言动也,应乎秋而金乃成声。

O议论
以议论诂题,赋家胜境。须另有一番意义,然后宛转说来,皆成妙谛。但语忌沉晦,而贵清醒。
蒋祥墀《五风十雨赋》:
风能风人,雨能雨人,知天事之依乎人事;五日画石,十日画水,叹化工之具有画工。
姚颐《六事廉为本赋》:
有猷有为有守,终言守者所以赅其全;曰清曰慎曰勤,首言清者乃徐观其既(概)。
谭光祥《埴在埏赋》:
盖五行中善变者土,故以喻民俗之型仁;而三代前所尚者陶,故以喻帝廷之若采。
华湛恩《圣人之言似水火赋》:
水生天一,火生地二,圣人直参天地而发其精;水曰润下,火曰炎上,圣言直统上下而穷其旨。
秦光煦《寒碧堂赋》:
意托于寒,知凛凛清操,决无附热趋炎之态,色取乎碧,想苍苍老气,绝少怜红宠绿之情。
且堂之中,寒菊连床,碧云绕架,尽饶乐意之相关;而堂之外,寒蝉咽露,碧树横秋,可见命名之有以。

O搓法
搓法者,上句炼出一字,一手握定,下句即从此一字,生出意义。回环变换,如搓绳然。故曰搓法。总要手笔灵便,愈转愈深,愈折愈醒方妙。
齐次风《月中桂赋》:
惟水生木,实为坎水之精;有木干云,更出青云之上。
王昶《麦浪赋》:,
映池边之细柳,还同柳浪之翻;连屋外之长松,几误松涛之卷。
蒋祥墀《击钵催诗赋》:
昔持坛而请雨,应是雨催;今握管而凌云,先惊云遏。
韦谦恒《精理亦道心赋》:
理本无形,每因形而始着;言皆有物,斯遇物而即呈。
周召南《密雨如散丝赋》:
倘是风姨吸去,定制风旟;如经云母拾来,即成云布。
余丙照《蛙鼓赋》:
协雷鸣于夜半,不是蛟雷;像雨点于波中,岂同蛩雨。

O旋风笔
法与搓法不同,彼则炼一字于两句之中,转换见意,如两股之交互,故曰搓。此则拈一字于一句之内,灵变取致,如一丝之萦绕,故日旋。谓之旋风,以笔之宛转迅疾也。
詹应甲《举烛赋》:
遗来手翰,相喻于不言之言;悟出心葩,乃知有无用之用。
周系英《庚子拜经赋》:
铭遵考父,一命伛而再命偻;受比丹书,三日斋而七日戒。
陈昌图《仙禁日长赋》:
朱明时节,小年浑似大年;青琐光阴,一日还如两日。
吴东昱《叱石成羊赋》:
或有凭焉,固已据非所据;神乎技矣,岂不玄之又玄。
张爕《木牛流马赋》:
神似而非形似,宁同缚狗以刍;德成斯以艺成,竟令养鸡似木。
王尚旟《抱瓮灌园赋》:
岂老农之与老圃,利器无庸;知机事必有机心,渊襟独抱。
崔鏊《五月披裘赋》:
热吾体而不热吾中,非外物可诱也;逾其时而不逾其守,讵无道以处之。

O撞法
赋有本题字面属单,,难于自为对仗,必须上半联另借他件作出,下半联仍就本题作对。撞起一联,共成绝对,然排偶之中,必参以侧卸之笔,方能宾主分明,无眉目不清之弊。
宋言《学鸡鸣度关赋》:
念秦关之百二,难起狼心;笑齐客之三千,不如鸡口。
黄因琏《祈蚕会赋》:
卜鸡骨而占年,前村罢社;赛马头而乞福,此地迎神。
汪元爵《龙宾十二》:
为供翰苑驱驰,故呼之曰使;几供名流欵洽,故命以为宾。
钱智林《杏花赋》:
二分春色,香迟崔护之桃;十里晴霞,暖试仙人之杏。
顾元熙《明月前身赋》:
种灵根于夙世,自然腕下生风;绘妙景于当前,宛尔指头见月。
周召南《秧马赋》:
制自雕龙之手,宛尔如生;装成名马之形,居然可坐。
余丙照《蛙鼓赋》:
遥遥古寺,谁撞会食之钟;漠漠水田,俨作插秧之鼓。
余丙照《人迹板桥霜赋》:
胡为乎未至灞桥,忽同踏雪;有是哉才成葛屦,便尔履霜。

O算法
凡遇数目题,莫妙于用算法。盖本题数目多少,难以实诠,必借他件数目字较定之。数目比本题多者,用除法;数目比本题少者,用乘法。乘、除算来,本题之数目自见。
徐诠《一月得四十五日赋》:
倍花风之数,恰少其三;符大衍之占,又虚其四。
譬诸六十四卦数,余十九而犹浮;窃比三十六宫算,加九筹而为记。
卢爌《香山九老图赋》:
使年尽符乎大舜,厥寿惟千;缘数不备于乱臣,其人则九。
仅窥其半,指为商岭之四人;未睹其全,疑是河滨之五老。
缈一星于绛县,计甲子而偏多;分半数于瀛洲,置烟霞而亦好。
王以衔《五六天地之中合赋》:
干属于天,倍其五而十全可记;支属于地,倍其六而十二无衍。
徐绍曾《十八学土登瀛洲赋》:
拟以野中元恺,既增双璧之奇;比之阁上麒麟,更益七贤之数。

O前后着想
赋有前面后面,作者必前后着想,方无剩义。其法有三:一是上二句追忆题前,下二句落到题面,此瞻前法也。一是上二句安顿题位,下二句推向题后,此顾后法也。一是上二句收足题位,下二句缴到题前,此逆挽法也。
王曾述《问讯东桥竹赋》:
曩时刻字,认斑点之犹存;今日寻芳,喜檀圞之益固。
项家达《卖剑买牛赋》:
昔日秋风塞上,矜斩马以称雄;此时青草堤边,学骑牛而适意。
朱函光《柳桥赋》:
记曾踏遍霜华,寒生茅店;又是飘残柳带,绿暗河桥。(瞻前法)
金国莹《煨手赋》:
参禅五夜,此时小隐之人;赠子一言,他日太平之相。
刘应钧《冶亭赠扇赋》:
算此际圆如夜月,袖底藏无;问他年洽到秋风,箧中捐未。(顾后法)
初彭龄《善为不龟手之药赋》:
此日吴门丐者,已瞻烜赫于华轮;当时鹿上帡人,犹自辛勤于寒冰。
袁汝鹰《毕卓持螯赋》:
快此际癸尊同列,半杂红姜;忆尔时丁港低擒,一枝红蓼。(逆挽法)

O题前翻跌
文忌平铺直泻,赋亦如之。赋之得机得势,莫妙于题前用翻笔,跌起全题;下段转到题面,顺题写去,便势如破竹矣。此等笔法,最宜则效。
顾莼《鹊桥赋》:
非无亘汉之虹,安得跨虹而去也(跌起鹊字);亦有支机之石,岂能鞭石以从成之(跌起桥字)。
鲍桂星《查客至斗牛赋》:
非羽毂而飙轮,曷由梯蹑;纵扪参而历井,畴测津涯。(从“斗”字跌起“查”字)
陆以诚《痀偻丈人承蜩赋》:
饮还惟露,本无钓饵之贪;居不待巢,应免网罗之取。
胡金栻《梯云取月赋》:
争羡唐皇,思蹇裳而涉汉;不逢公远,谁掷杖以成桥。
杨昌光《霜钟赋》:
要必凫氏铸成,才分侈弇;定须鲸鱼击去,始助清闲。
周召南《张良借箸赋》:
发谋已左,谁补衮以绳愆;当局方迷,孰运筹而献策。
丙照《斩蕲王骑驴图赋》:
方将提鼓援桴,枕戈而卧;岂肯轻裘缓带,秉烛而游。

O段末收束
一段有一段之收束,通篇有通篇之收束,总要气足意圆,语壮笔老,方足得住一段,方兜得住通篇。倘欠周匝,或不紧严,与软脚之病何异。
钱宝瑛《柳汁染衣赋》:
悬知桃李城中,经还写佛;始信芙蓉镜下,语竟通神。
杨昌光《六角扇赋》:
何曾误作乌犍,群推妙手;信是奔如渴骥,夙擅嘉誉。
杨昌光《甘雨为醴泉赋》:
何妨蜡屐,盛来白玉盘中;不必携钱,沽向绿杨村里。
吴东昱《玉水记方流赋》:
乐水何人,自此漫矜圆智;临流有兴,从今好咏方舟。
周召南《佩刀出飞泉赋》:
始知山下出泉,像非妄设;足信金能生水,理不相违。
杨昌光《潇湘夜雨赋》:
遥知环佩初归,瑶台路湿;最是衣裳欲冷,翠烛光停。

《赋学指南》卷四
论裁对
赋之对仗,贵极精工,骈四俪六,对白抽黄,所谓律也。大凡天地之物,莫不有偶,如天文地理,草木鸟兽,各以类对,固自易易。然近今人文蔚起,花样异常,但能工稳,尚难出色;务必悉去陈言,独标新颖;或参以干支,或配以颜色,或以假借见巧,或以流水见活,方能自开生面,不落恒蹊;但巧不可入纤,工不可伤雅耳。欲知制锦,请看各条。
卦辞对  干支对  数目对  反正对  流水对

O卦辞对
一为奇,二为偶,《易》象也。赋之骈体,非比偶乎?作者即以《易》之卦名爻辞,取为对仗,实足为通篇生色,此等对法,总以引用的当、烹炼自然为贵。
方应旦《天道如张弓赋》:
谦道恶盈,类戒心于持满;乾元行健,等慎重于挽强。
李镛《下车泣罪赋》:
困于金车,谁得为伊解脱;系之徽墨,并难向我呻吟。
李锡恭《天衢赋》:
各指所之,宁占夫趾之艮而限之艮;与道大适,何虑夫泥之需而沙之需。
鲍桂星《大礼与天地同节赋》:
受之以节,理符水泽之占;命之曰同,撰合乾坤之位。
刘彬士《饮易三爻赋》:
言敢为巵,应协含章之义;辨非炙輠,早占食德之爻。

O干支对
赋以干支字面作对,最易生色。然一篇数见,亦易生厌,若题系干支,又当别论,总要选用典实,打合自然为妙。
吴荣华《积书岩赋》:
收自何年,恐倩六丁之取;读应难遍,更过二酉之奇。
杨昌光《大阅礼成赋》:
青旗二月,双回大丙之轮;绿树千家,百啭仓庚之舌。
冯嘉谷《秋山平远赋》:
白板扉开,斜指峰颓乙乙;碧纱窗启,遥看岫列庚庚。
胡长龄《三阶平则风雨时赋》:
何用丙丁之帖,十日为期;适逢甲子之占,崇朝而遍。
潘绍经《小卯出耕赋》:
布始和于令乙,尔宅尔田;课穡事于畦丁,侯疆侯以。
贾洪《丁字水赋》:
倘教隔浦传书,丁鸿可托;若使渡河读史,亥豖难分。

O数目对
数目对与算法不同,彼则较量其多少,此则统举其成数。盖遇数目题,自宜着眼数目字;即题非数目,拈此作对,亦觉簇簇生新,但不可填砌满篇,贻讥于算博士。
蒋麟昌《菊花赋》:
数七十一品之花身,谁嫌容淡;谢二十四番之风信,并绝大怜。
齐彦槐《李谪仙访许宣平赋》:
寻来历历,四百八寺烟霞;望去冥冥,三十六峰雷雨。
尤侗《春柳赋》:
一百五日之雨膏,柔枝如沐;二十四番之风信,轻絮将飞。
汪彦博《黄钟为律本赋》:
寻八十四调之机缄,太常是考;立一十二均之统会,大乐斯张。
周鹏翥《益地图赋》:
罗二十八宿于心胸,罔穷浩漠;运十有二州于笔底,莫测端倪。
吴锡麒《羯鼓催花赋》:
一百五日,先争花信之芳期;三十六宫,别有春风之来路。(刻取催字)
O反正对
反正对有二。上两句或翻或宕或开,作反笔,下两句合到正面,此先反后正法也。上二句正诠题面,下两句或翻或宕或开,作反笔,此先正后反法也。皆赋中擒纵之法,最为便学。
徐学琴《蟹簖赋》:
不屑寄人篱下,自负横行;岂知人我彀中,终难壮往。
金光杰《菌簵赋》:
与其抽董泽之蒲,纳诸房也;曷若选申池之竹,括而羽之。
吴东昱《春阴赋》:
正恐沾衣,不免雨为客留;哪知折角,无烦天将花养。
辜东甲《伯牙遇钟子期赋》:
风涛辛苦,每嫌识曲之稀;烟火苍凉,竞有知音之遇。(此先反后正法)
李振钟《秋柳赋》:
漫道今时憔悴,怯历风霜;须知曩日容颜,华如桃李。
杨昌光《袁安卧雪赋》:
高士今宵,胜拥鹅毛之被;邻家何处,闲围鹊尾之炉。
杨昌光《秋云似罗赋》:
果然天上,裁成衣真无缝;谁向河边,织罢锦是回文。
何寄生《鹊桥赋》:
即今斗指西方,定如乌合;岂是巢营南国,但许鸠盈。(此先正后反法)

O流水对
赋中流水对法,既避重复,且有生动之趣。其法有上下安顿虚字,呼吸一气者,贵得机势。有上下不用虚字,神气一串者,贵极自然。
黄滔《汉宫人诵洞箫赋》:
一千余字之珠玑,不逢汉帝;三十六宫之牙齿,讵启秦娥。(反跌势峭)
施桂林《菊枕赋》:
从此寒香一缕,相逼而来;尽教冷月三更,乃安斯寝。
席世昌《燃明夜读赋》:
不限三条则例,五夜长明;须知一寸光阴,千金难买。
王绍兰《云门修禊赋》:
一百五日之风光,漫寻陈迹;二十四人之佳话,更作新游。(神气一往)
周绍南《元夜张宴夺昆仑关赋》:
想是铁关金锁,此夜偷开;以致劲卒雄师,乘机暗起。

《赋学指南》卷五

论琢句
赋贵琢句,律赋句法不一,唐人律赋,不必段段尽用四六句,亦有全不用者。如石贯之《藉田赋》,颜鲁公《象魏赋》是也。而最便初学者,莫如四字六字,及四六六四等句,酌其机调,参差用之,自能修短合度,血脉流通。然欲出语惊人,行间生色,则必加以烹炼。烹取调和,所谓酰醢盐梅以和五味也;炼则融化,所谓百炼钢化为绕指柔也。有工力焉,不可了以率易;有火候焉,更不可参以生硬。虽过炼亦恐伤气,总要清不流于滑,华不近于俗,奇不戾于正,方为和平大雅之音。古人作赋,虽眼前经典语,亦极烹炼。如庾子山之“羔献冰开,桐华萍合”,唐萧昕之“草黄月季,虚正昏中”等句,学者正可隅反。兹选句法不一,炼亦不同。欲擅雕龙,须观选句。
炼短句  炼长句  炼起结  运用成语  叠字句

O炼短句

炼短句,对仗须极工整,韵脚须极现成,组事须极明丽,结调须极陡峭。用于每段之起者,要凝重得势,用于每段之中者,有长短相生之妙,用于每段之末者,有官止神行之意。善用之最见音节之妙,足令耳目一新。
鲍之钟《初月赋》:纤不盈眸,细犹敛魄。
汪彦博《试灯风赋》:无声扇物,着意留人。
商嘉言《樵风赋》:远水寒生,遥山瘦立。
沈岐《秋云似罗赋》:支机夜冷,织绵心慵。(以上天文)
顾毓奇《苏台览古赋》:剑击西秦,鞭棰南楚。
端木国瑚《定香亭赋》:擘笺韵僻,击钵声长。
吴世旟《拟庾信<小园赋>》:酒熟便酌,情来赋诗。
余丙照《拟唐太宗<小山赋>》:石尽昂头,沙偏生嘴。(以上地理)
吴锡麒《王右军兰亭集赋》:翥凤无声,戏鸿有影。
钱宝珍《司马题桥赋》:瑰磊撑肠,纵横在手。
陈锦《竹深留客处赋》:酒意阑珊,诗情络绎。
何晋梓《笔阵赋》:象同蚁战,气欲鲸吞。(以上人事)
刘应钧《橘赋》:寒生昨夜,香早今年。
侯凤苞《无弦琴赋》:凉风自北,微雨从东。
钱智林《佩刀出飞泉赋》:清堪掬水,饮不投钱。
吴锡麒《寒鸦赋》:风行有声,日薄无色。(以上物类)
韩潮《浔阳琵琶赋》:人老色衰,曲高和寡。
徐轼《东坡赤壁后游赋》:岭断岗连,风清月白。
胡敬《风篁一片云赋》:寺古岩寒,峰回路断。
吴锡麒《采菱赋》:香重舟轻,烟横路直。(以上间字炼法)
徐嘉瑞《燕乃睇赋》:身轻絮重,日转椒移。
鲍桂星《绿天赋》:窗虚绿满,槛接青遥。
袁汝鹰《人迹板桥霜赋》:树老飞红,草枯卷白。
包庭桂《相见湾赋》:明月窥奁,飞泉漱玉。(以上顺递炼法)
鲍桂星《窗中列远岫赋》:桂短棂疏,莲低嶂远。
                       疏钟迥寺,独木寒矼。
吴省兰《鲛人潜织赋》:楼光吐蜃,桥景飘虹。
鲍桂星《夏日之阴赋》:岩深幄似,嶂迭棋如。
钱宝琛《水中梅影赋》:枝横树古,浪折涡回。(以上倒装炼法)
吴绮《燕字赋》:春事兴衰,夕阳今古。
汪彦博《试灯风赋》:上灯时候,绕郭人家。
汪元爵《祈蚕会赋》:长颈匏生,红腰花鼓。
刘应钧《橘赋》:半江秋色,隔浦人烟。(以上整齐炼法)
徐轼《蓼滩赋》:长桥短桥,十里五里。
吴锡麒《调水符赋》:今雨旧雨,一杯两杯。
王家相《春阴赋》:若烟非烟,欲雨不雨。
汪学金《支机石赋》:如圭如璧,非琢非雕。(以上古致炼法)
朱瑞榕《摩诘辋川赋》:著书乃尔,积雨如何。
鲍桂星《夏日之阴赋》:值午偏寒,方昕忽夜。
齐彦槐《菊影赋》:有叶皆双,无花不雨。
齐召南《壁中闻丝竹赋》:疑无而有,将往忽旋。(以上圆活炼法)
端木国瑚《定香亭赋》:鸭绿头低,雁红齿短。
钱宝琛《吴王射潮赋》:云低阵黑,日薄江黄。
金国莹《石湖赋》:石气莹青,湖光拥碧。
包庭桂《相见湾赋》:夕照翻红,清流涨绿。(以上炼颜色字法)
吴锡麒《王右军兰亭集赋》:一年春色,几处青山。
杨昌光《晓望赋》:半篙绿涨,一角青山。
韩潮《霜砧赋》:四壁寒灯,一帘疏雨。
蒲日楷《豳风图赋》:蚕报三眠,螽鸣两股。(以上炼数目字法)
赵光禄《箫声吹暖卖饧天》:年年寒食,处处春风。
孙理《修月赋》:路忆迢迢,话非草草。
周撙元《司马相如题桥赋》:斜斜整整,雅雅鱼鱼。
徐轼《蓼滩赋》:高高下下,落落疏疏。(以上炼迭字法)

O炼长句

炼长句要工致自然,不可生涩凑合,笨拙不灵。致犯沾滞之病。其法有二:一则语经百炼,庄重不佻者,为凝炼;一则措词圆润,如珠走盘者,为秀炼。
班婕妤《捣素赋》:调铅无以玉其貌,凝朱不能异其唇。
谢庄《雪赋》:既因方而为珪,亦遇圆而成璧。
庾信《马射赋》:落花与芝盖同飞,杨柳共春旗一色。
彩则锦市俱移,钱则铜山合徙。
杨昌光《采莲赋》:打湖口之鸳鸯,颤钗头之翡翠。(以上顺炼法)
陈锦《竹深留客处赋》:天未秋而气爽,日当午而昼阴。
夏仪《春江赋》:星五光兮灯舫,霞十色兮琳窗。
夕奁开而月圆,朝锦濯而霞复。
长堤纡而梦短,旧树拆而痕新。
鲍桂星《流云吐华月赋》:比玉颜兮二八,似明镜兮三五。
鲍桂星《梅花赋》:绪风欵兮修竹,白日冷兮青松。
陈维崧《看奕轩赋》:嗟巢幕而为燕,叹触藩其类羝。(以上曲折炼法)
杨昌光《生涯在钓船赋》:望晴岚兮处处,怅秋信兮年年。
夏仪《春江赋》:轻复轻兮杨柳风,涨复涨兮桃花雨。
徐元润《八月枚乘笔赋》:君之去兮南浦南,我所思兮曲江曲。
鲍桂星《流云吐华月赋》:三株两株之树,一问半间之楼。(以上古致炼法)
康僚《汉武帝重见李夫人赋》:初半面以逞姿,忽全身而表异。
陆润章《谢小娥受戒赋》:任他梦短梦长,那管花开花谢。
唐肇垚《王猛扪虱赋》:物既穷于乘隙,事乃易于探囊。
何晋梓《笔阵赋》:既势成乎犄角,亦识踞乎题巅。(以上呼应法)
余丙照《屈刀为镜赋》:倏改吹毛之锐,还同照胆之明。(流水法)
吴廷琛《造物无尽藏赋》:但有盈而有缺,岂或与而或求。(滚炼法)
唐肇垚《王猛扪虱赋》:但雕虫之小技,洵逐鹿之伟人。(反正法)
钱智林《团扇赋》:雅胜七华美丽,轻殊百宝镂雕。
辜东甲《仙鸟吐珠赋》:将羊须而仿佛,翫鲸目而依稀。
周召南《秧马赋》:昂藏不类乎纸猫,俊逸岂同乎刍狗。
岂同伏枥之驹,竟似追风之马。(以上比例法)
陈金章《金壶墨汁赋》:非玄香之新磨,非乌玉之细碾。
钱智林《佩刀出飞泉赋》:奚事繘瓶之汲,底须石鼎之煎。(反剔法)
宋言《学鸡鸣度关赋》:君祸方垂于虎口,臣愚请效于鸡鸣。
王复《荷钱赋》:磨一方之宝镜,贴万个之青钱。(撞法)
唐肇垚《屈刀为镜赋》:谁知照胆之资,出自横腰之质。(逆挽法)
鲍桂星《流云吐华月赋》:秋何月而不华,月何秋而不吐。
鲍桂星《鸟啭歌来赋》:春何鸟而不鸣,鸟何春而不啭。

O炼起结

文争起结,赋亦争起结。起必用短调,取其紧峭,擒得住题目。结必用长调,取其充沛,收得住通篇。虽起亦有用长句者,而结断不可用短句。
侯凤苞《无弦琴赋》:桃花园里,柳树阴中。凉风自北,微雨从东。
潘文辂《题桥赋》:蚕丛旧壤,凤藻新声。琴台日暖,酒肆风清。
徐轼《曹昭续汉书赋》:千古风流,一门著作。望重宫廷,名超闺阁。
尤崧镇《仁寿镜赋》:一人有庆,万物皆春。地不爱宝,山亦呈珍。
(以上起句,以下结句)
蒋祥墀《击钵催诗赋》:
庶几簪笔承恩,常佐太平之黼黻。漫道扣盘贻笑,莫窥雅奏于韶韺。
蒋祥墀《五风十雨赋》:
自是泰交呈象,献和风甘雨之诗;还应大有书年,陈瑞麦嘉禾之赋。
郑伯埙《得时禾赋》:
行见三时不害,吹笙补华黍之诗;伫看百谷用成,簪笔献嘉禾之赋。
杨昌光《生涯在钓船赋》:
风斜雨细,浮家赓西塞之诗;酒美鱼肥,举纲效东坡之赋。
吴锡麒《雁字赋》:
又何必待赤鲤之江,传来素简;织文鸳之锦,寄自邮筒也哉。(宕开作收)
吴培荪《凉夕援琴赋》:
此日素娥弄影,拟教钟子相逢;他年海水移情,定有成连过访。(情韵悠然,有江上峰青之妙。)

O运用成语
运用成语,赋家上乘。然词意难于确切,对仗难于自然。能自然而确切,则佳矣。
吾德宁《九方皋相马赋》:
其高八尺以上,盍往观乎;不远千里而来,称其德也。
王厘成《受飧返璧赋》:
善为我辞,谁至摽其使者;庶几式食,或亦哀夫王孙。
李锡恭《巡野观稼赋》:
敬尔在公,庆农夫之克敏;所其无逸,信稼穡之先知。
曹振镛《吹竹学凤鸣赋》:
真以气求,虽未学而谓之学;何其声似,假善鸣而使之鸣。
李骥先《抱一为天下式赋》:
为模为楷,虽小民无得而称焉;是经是程,微圣人其谁与归也。
勿叁勿二,陈书曰一哉王言;是训是行,歌诗曰万邦作式。
蒋祥墀《屋上鸣泉赋》:
习坎而入于坎,搏而跃之;善鸣而假之鸣,浏其清矣。

O叠字句
句中叠字,用法不一。或于上句用之,或于下句用之,或于句首用之,或于句尾用之。或于句中用之。有用之而句法生动者,有用之而句法整齐者,总忌庸腐,而贵新逸。
曹仁虎《秋露如珠赋》:
累累无数,三更蟋蟀堂前;皎皎有光,一夜鸳鸯瓦上。
李尧栋《支机石赋》:
声抛轧轧,非因掷地之金;质表亭亭,不是落星之石。
李铎《风不鸣条赋》:
披襟元礼松前,讵闻烈烈;挂瓢颖川树上,莫厌刁刁。
韩潮《霜砧赋》:
明月三分,冷浸纤纤之手;寒云一片,凉生楚楚之衣。
汪学金《芙蓉裳赋》:
谁工采采之吟,终朝盈掬;雅称掺掺之手,尽日缝裳。
李光琼《雁字赋》:
带暮蔼以书空,非同咄咄;乘秋风而结阵,惯写人人。

《赋学指南》卷六

论赋品
赋之作法既详,学者已知下手,然赋品未悉,又恐误入歧途。采必剪乎繁芜,风斯于丽则。今约分四品,尽可兼该。其一,清音袅袅,秀骨姗姗,名曰清秀品,此近时风尚也,其一灵活无比,圆转自如,名曰洒脱品,此熟如弹丸也。其一端庄流利,蕴藉风流,名曰庄雅品,此骨肉匀停者也。其一古调独弹,自饶丰致,名曰古致品,此不落恒蹊者也。观此诸品,命意贵于高超,运典贵于切实,用笔贵于灵活,其要总在工夫纯熟,果能多读多做,咳唾悉成珠玉,吐气可作虹霓。或以丰韵胜,或以富丽胜,熏香摘艳,错彩镂金,又何法之有乖,又何品之不合哉?精选数条,以为模范。
清秀品  洒脱品  庄雅品  古致品

O清秀

赋品首贵清秀,不以堆垛浓艳见长。盖辞气清新,最易豁人心目。风骨透逸,自能爽我精神。如此虽欠典博,亦觉动人。近来花样,断推此种。
尤侗《春柳赋》:
三眠三起,瘦分南国之腰;一笑一颦,青入东君之眼。
万承宗《石似玉赋》:
拜呼山下,宜来米老之风流;归载船中,不少郁林之清介。
陆润章《小楼一夜听春雨赋》:
预筹红担,挑来一肩馥郁;正值黑甜,睡起两眼朦胧。
施桂林《菊枕赋》:
梦回处士之庐,芳通鼻观;清入华胥之国,冷澈心田。
杨昌光《生涯在钓船赋》:
收来蒲叶之帆,清风四面;吹彻梅花之笛,明月三更。
刘应钧《广寒宫听紫云曲赋》:
铺遍一千里色,秋淡如烟;吹来十万人家,夜凉如水。
钱希乔《鸡冠花赋》:
冲寒半吐,一番雨晦风潇;冒冻连开,几度霜前月下。
曹仁虎《白鹦鹉赋》:
金经诵罢,栖残碧树之枝;玉锁闲时,梦断黄山之路。
冯嘉谷《秋山平远赋》:
夕阳淡抹,添来摩诘诗情;暮蔼低垂,描出郭熙画本。
余丙照《朝夕鸟赋》:
奋翅都亭,欲访轮埋之迹;乘风街道,潜窥棒击之威。

O洒脱

赋家化板为活,莫如洒脱一法。盖落笔潇洒,超脱不群,自然亦风亦雅,尽态极妍,其要总在手敏心灵,簸弄虚字得窍。
周捷英《寒松赋》:
后来惟我,有何节之难贞;热不因人,幸此心之独冷。
杨云璈《举烛赋》:
想入非非,一误何妨再误;心殊了了,或然何必下然。
朱一飞《燕睇赋》:
记取巢痕,谁道不如归去;分开花影,适从何处飞来。
何寄生《鹊桥赋》:
倘成乞巧之文,或来题柱;未借支机之石,且莫加鞭。
唐肇垚《王猛扪虱赋》:
细已甚矣,仅烦举手之劳;求则得之,无俟吹毛之索。
杨昌光《槐夏午阴清赋》:
晴开北岸之窗,何人对弈;梦入南柯之境,有客眠琴。
杨昌光《田家自有乐赋》:
遥知隔岸鸿飞,来从何处;忽听前村犬吠,问是谁家。
李锡恭《人柳赋》:
想王孙于昔日,态度非耶;拟张绪于当年,风流是否。
余丙照《朝夕鸟赋》:
质固非铜,风亦知乎南北;抵谁用玉,声每闹于昏晨。
若从借树,生枯总许高栖;亦解啄谗,奸佞应为远避。

O庄雅

庸腔滑调,最易惹厌。必须气象庄严,风骨雅隽,方显赋家身分。盖庄则不佻,雅则不俗,刚健婀娜,兼而有之者也。
刘凤诰《泰山观日出赋》:
齐州九点,饶满眼之青烟;天柱一峰,接举头之红日。
顾元熙《八月枚乘笔赋》:
卿试掷之,字里当锵金石,后有读者,耳中犹作风涛。
冯嘉谷《秋山平远赋》:
遇神仙于姑射,雪涤尘氛;认面目于匡庐,风流蕴藉。
鲍桂星《雪夜入蔡州赋》:
帐中之梦惊回,楚歌四面;壁后之军绕出,汉帜千层。
张维城《名在月中赋》:
功垂竹帛,算来后愿非赊;影满山河,认得前身确是。
王元梅《文以载道赋》:
于今为烈,家传礼乐诗书;振古于兹,人是君臣父子。

O古致

赋之品,固宜揣摩时调,亦以间参古致。其法大约以用字重复取姿,腔板似抅而非抅,似顺而非顺,逸致无边,情韵自别,此赋家领异标新之一法也。
钱仪吉《递鸿雁赋》:
三行两行之影,隐隐相连;千里万里之程,迢迢未歇。
马应潮《促织赋》:
是处机声轧轧,三家两家;何来虫响啾啾,十里五里。
陈壤《渔火赋》:
乍暗乍明,浅水寒庐之畔;半疏半密,斜风细雨之中。
陆润章《沉香亭题词赋》:
剧怜帝王风流,名花名酒;谁似太真佳丽,倾国倾城。
杨昌光《拜岳石赋》:
凉同竹箪,服来五六月间;洁胜蒲团,坐到二三更里。
曹榜《杏花春雨遍江南赋》:
随在十枝五枝,牛背弄斜阳之笛;有时三点两点,蜂须沾半霁之岚。
徐宗干《已凉天气未寒时赋》:
一声之旅雁飞来,江南江北;数点之暮鸦噪去,山边水边。
洪鸿元《叱石成羊赋》:
谁谓无羊,想象岩腰岩腹;有遍斯石,依稀林外林中。

《赋学指南》卷七

论首段
赋之首段,与文之起讲同,凡一题到手,必先聚精会神烹炼一段,令全题在握,阅者自觉神旺。倘一味寂寞,全不经意,何足动人。故着意首段,风檐要诀也。然起笔尤不可忽,须一矢饮羽,全力炼此数句,如起讲之擒题。观唐李程《日五色赋》“德动天鉴,祥开日华”,只此二语,遂以冠场,正宜取则。凡首段用四字句一联虚笼,再用六字句一联入题,其法尚矣。又有用四字句作两联,首联紧密者,次联略用虚笔,使两短联中亦有虚实相间之妙。得此两联,大势已极耸拔。再用六字句一联入题,然后烹炼两长联,最为合式。至起手之法,或直起,或陪起,或题前起,或对起,或翻起,或颂扬起。通段或暗笼,或明擒,或用古体。种种法门,只在学者随题运用耳。
直起  陪起  题前起  对起  翻起  颂扬起  暗笼  明擒  古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赋学网•辞赋论坛 粤ICP备06076834号  

GMT+8, 2019-7-18 17:10 , Processed in 0.193174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