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赋学网•辞赋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83|回复: 0

尚迂志海(卷一)

[复制链接]

高级会员

Rank: 4

真实姓名
范侠
性别
帖子
34
主题
6
精华
0
在线时间
685 小时
发表于 2017-4-1 13:28: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请注册登陆后浏览完整内容与图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夜游沈园志》
        癸巳七月十八,夜游绍兴沈园。游罢悒悒,郁结填膺。
        既出,见一铜雕立道旁,放翁唐琬栩栩焉。放翁者,圆雕为之,愁眸远眺,恻怆凄其;唐琬者,阴刻为之,俯首蹙眉,愀戚哀婉。二人相对,提手欲牵,争奈高低不齐阴阳两异。
        余为驻足良久,浩叹而去。

《西天目山诣大树王志》
        癸巳十月十四,游西天目山。耸翠衔云,峭壁摩天。
        有一柳杉逾千龄,乾隆赐号“大树王”。由是,人争剖食其皮,或欲疗沉疴,或冀益阳寿。无何,树王遂薨。
        炎炎者灭,隆隆者绝。余付诸一叹而已。

《访郁金香志》
        甲午二月廿二。春光怡和。慕名独往太子湾赏郁金香。
        途次偶遇孔庙,忘我于碑林。又折入净慈寺,虔观多时。及至太子湾外,日昏力穷,不入即返。
        自谓此举绝类王徽之之访戴逵。乘兴而往,兴尽而返,足矣,何必达焉?归而向晚,竟恰逢“雷峰夕照”绝景,湖天并燃,塔射流光,美不胜收!
        欲达者,非必克达;能舍者,非必无得。乘兴而作,兴尽而止,可无憾矣。
        一时矫情,率尔操觚。

《游阿育王寺志》
        甲午二月廿九。雨霁日柔,气颇暄爽。独游阿育王寺。
        寺处甬东,鄮山西麓。千年晋刹,雄姿古朴。循径数武,巍巍殿宇。升阶百尺,峨峨浮屠。世传释迦牟尼真身舍利分落无算,寺存其一。余恨缘浅,未得一睹。
        俄入大雄宝殿,适闻众礼佛者跪拜祷祝,或求临考得意,或求营生得利,或求攘灾得佑,或求延年得寿。余大不解!佛陀固持色空之论,徒众奈何以色相求?更有甚者,每祷必许:倘得遂吾愿,必烧高香赊巨资以谢。其欲诱佛耶?赂佛耶?佣佛耶?
        余归叹曰:言佛者济济,学佛者寥寥。

《游诸暨西施故里志》
        甲午四月廿七。焦阳焰炽,水气拏云。车赴诸暨,信步西施故里。
        稀疏人迹,草久失刈。紫陌荒僻,苍藤错敝。深探棘灌而临溪,视其岸无浣纱者,惟三翁垂钓乱石间。缘溪行,凡所过处,频见西施之名,西施滩,西施像,西施桥,西施亭,西施饼,不一而足。盖自吴越而今两千余年矣,任物易人非,名自存焉,街巷传颂,童叟悉知。
        墨子曰:“西施之沈,其美也。”独不见西施之名,亦其美也。虽非善终,然得以数十年必死之身博万千载不灭之名,可无憾矣,何惧溺毙。至若范蠡之进退自如扬名保身,非智识卓荦筹策渊深者,岂可为之。
        当日返杭,同行惟家母一人耳。

《订婚志》
        甲午冬月十二。行文定之礼于瓯,契聘邑人曾氏。亲亲毕至,戚戚咸欢。
        吉在巳时,礼车启发。曙辉而神亢,寒爽而气怡。作伐媒妁往来贺,些许泊礼,首谢执柯之美;押箱先生上下奔,一双莫逆,襄成奠雁之仪。糖金杏碎,汤圆甘饴。汗随喜溢,色舞眉飞。
        日斜薄晚而宴始张。文衣彩带,币垒金雕。华灯绮饰,鲜烩珍庖。山禽野蔌,海错江瑶。精糕细果,绿蚁香醪。祖辈席首,父执座上,姊妹弟兄环坐周遭。其筵熠熠,其乐陶陶。
        仆本惰拙,穷持末业于杭郊,窃好薄游乎遐迩。少东床之落拓;无乘龙之隽秀。然铅刀尚有一刻之用,散人岂无侥幸之福。仰承天佑,赧受神庥。得此娟丽,夫复何求!定亲之日,订盟之秋。竭仆阳寿,爱恋不休。非属纩无以掩仆瞩卿之眼,非撤瑟无以断仆思卿之念。指日为誓,大江共鉴!
        转思钱塘侧畔,新居将就,百具一新。杯盘崭然,憧来日茶芳酒冽;屋宇高张,望蓝图江阔云长。愿效丝萝之托乔木,蒲苇之同磐石,结缘一世,偎傍终生。
        甲午冬月十四日志。

《聆鹊志》
        甲午冬月十八。晨寒晏起,日已向巳,闲出信步。蓦闻鸟声啁啾,其音修雅,其调清越,宛转悠扬,节族有致。余甚喜之,遂欲罗归,当居以雕笼,食以精米,可以娱早晚,更不使冻馁。
        循声往觅,得枯木数株,虬桠错杂,朽不堪言,而妙鸣款款出焉。定睛细索,似有一玄鹊立枝间,未及确看,鹊已腾跃而易枝矣,急尾之,则振翅而再易枝,复追数武,又遁。因止,聆而任去。
        彼寒鹊者,其亦洗耳泛舟之流亚乎?肃然起敬。

《观小儿戏志》
        甲午冬月廿八,友徐生订婚董氏,余归里往贺。
        夜宴之上,四世同堂。有数小儿嬉戏在迩,余即席窥之。一儿年未始龀,执一“悠悠球”,轮摇摆转,夸示众儿,然技甚拙涩,劣不可观。在畔者皆总角黄口之流,浑无识见,竟艳羡叹赏不已。少时,有二儿奔逐,此追彼赶,往返竞速,至咬牙切齿,至汗流浃背,然终不出一席之地而已。
        余坐观移时,殊无聊赖。稚愚如是,一何可笑。因自忆往日儿戏,较今日之所见,似亦无甚参差。盖小儿之炫技者,无外乎抛珠掷石之小能;其争胜者,无外乎竞奔斗跃之微力。然后洋洋自得乎高妙,愤愤不平乎亏输。
        而今行将而立之秋。乃炫技不止,争胜不休。余料佗日之视今,亦必如今之视昔者也。

《非恶语志》
        余素不作恶语。有惯出恶语某者,言必挟秽。余问之:见父母,亦偶出秽语否?某对曰:无,谨言慎语,未敢有误。转问余曰:君盛怒不出恶语,得非伪耶?余笑曰:君子绝交不出恶语,余之伪,唯恐不及也。
        忆昔壬午夏,余尚志学之年,师里贤谢氏。尝忿切难当,失口诅詈于师前。俄尔悔极,惭泣不止,如亡魂魄者数日,而谢师终不见责。因潜遗之书,自请受罚。师召余曰,罚令改过者耳,不悔者酷罚无益,知悔者罚亦无须,尔将自新,不待罚也。余几愧死。厥后绝口不吐恶语矣。是人不可无良师也。
        当惭泣之初,众友争相解劝。或言小事无足介怀,或言彼师常相刁难,合当诟慑。然平日最谐二友,夏生徐生者,竟无一言相慰。及日昃同归,夏始愤而直谴余过,徐横眉终不发一语。时移境迁,当年诸友四散,音信渐绝,唯夏徐二生,至今笃好。是人不可无诤友也。
        某曰:知矣,君非伪者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赋学网•辞赋论坛 粤ICP备06076834号  

GMT+8, 2019-4-26 20:20 , Processed in 0.180132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