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赋学网•辞赋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19|回复: 0

破译辞赋密码 传授创作心法(续二)

[复制链接]

注册会员

Rank: 2

真实姓名
段维
性别
保密
帖子
6
主题
5
精华
0
在线时间
1 小时
发表于 2017-3-24 13:18: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请注册登陆后浏览完整内容与图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dw1234647 于 2017-3-24 13:21 编辑

三、辞赋创作的“心法”何在?

      心法,本乃佛教用语。指经典以外传授之法,以心相印证,故名。这里借指作者个人独特的心得。应该说,作者幼承家学,加之自己博览广搜,载于《赋学微义》中的“心法”比比皆是。这里只择要评述一二。
      首先,关于赋的取典与化珠技巧。谈到写赋,自然离不开用典。目前一些人一说起文章用典,就会认为是在搬弄学问、掉书袋。作赋擅于用典故,在当今几乎已经是个略带一丝贬义的词汇了。其实,这是完全错误的。在一些旧塾之中,将用典分为“典故”与“典事”。“典故”是指用前代事证今朝之说,或讽或喻皆归此类。“典事”是指引当前事物,来说明自己的看法,或指物或指事。具体来说,在创作时,这个“典”字,除了其“经典”的本意之外,还具有“契”、“借” 、“引”的动词含义。典故——就是典以旧事(故事),典事——就是典以今事。“典故事”与“典今事”结合起来,就会使赋文显得血肉丰满。
      “珠”这个概念在一些旧塾中被分为两种,即骈珠(据典故而自行炼化成骈句的珠)与词珠。所谓词珠,是指通常以两个字为一词组的词汇。词珠的来源可取自任何书籍,要点是通常仅取两字为一词珠,然后分门别类。关键是要在阅读的岁月中不断积累,并且时时温习。这样才永远不会有词穷之日。否则我们在作赋到一定数量时,就难免会感到词穷而不断重复用词。
      每一篇古赋文,里面都有可取之词珠。在取骈珠或词珠的过程中,我们不仅学到了历史典故知识,而且对于所取的珠,亦会有较深刻的印象。所以这与翻看查找词典类书籍不同。词典类书籍包括太广,比如《分类字锦》之类,虽然也有分类,但是有相当部分是很常见的词汇,并不适合我们使用。而我们自己做的词珠,则是有选择性的,所选皆有所用,这是最大的区别。其次是词典类书籍,最常见者是词珠类的内容,大多缺乏骈珠。
    骈珠是指在词珠的基础上组珠成为骈句。集典化珠的训练方法分为这样几个步骤:分类、析义、做珠(炼化)、寻较、做骈。接下来,作者列举了大量的例证,教会初学者如何取典与化珠。
      其次,关于赋文句式的平衡算法。一篇赋文都是有或长或短的句子组成,如何让句子长短搭配、错落有致、气韵流畅呢?有鉴于骈赋、律赋的作品数量最多,流传亦最广,我们就不妨先了解一下骈赋、律赋的句式。作者依据中唐出现的《赋谱》一书,将其分为壮句(三字)、紧句(四字)、长句(五至九字)、隔句(含分句)、漫句(即散句,不骈对)、发送(含提引、起寓),共计六个大类。这几种句式,应当根据表情达意与音韵和谐的需要,合理运用。怎样才算合理呢?作者指出,句式长短如果调配得当,会有极好的朗读效果。在这方面,古人做了一些探索。旧时一些教塾曾传下了一种“句式平衡算法”。虽然作者觉得颇有些死板,但又认为对于初学者来说,确有一定的帮助。句式调配的最好方法是根据句子的需要来安排——感情需要、描述需要等等,到最后做到心笔如一。
      我们先看看“句式平衡算法”的理论基础和具体内容。这个算法的理论基础顾及了汉人的蕴气呼吸长短习惯,以及汉文字的韵律特性。它认为,汉文字组合为词然后再组合为句,其长度应有个限度。若句子太长,人们在诵读时,会自然停顿而换气再读。太短,则有气不得尽之弊。需得句子的长短合适搭配之后,才能完美地表现汉文字组合之后的精妙。在这个认识上,“句式平衡算法”亦参入了“阴阳平衡”的原理。即过长之后,则以短制之;过短之后,则以长助之。如此生生不息,循环不绝。
      “句式平衡算法”有一个口诀:“三后需四五,四五后七八。六言居中立,九字回头滑。一段一相拈,不可不详察。均分六七合,多去少则拔。”——此口诀下附带有一个批注:骈双句,十四言上下宜;细为两骈,粗为落段皆可。
      我们先来分析与领会一下这段口诀的大意:
    “三后需四五,四五后七八”——三字句式之后,就应该用四或五字的句式。四或五字的句式之后就应该七八言的句子。
      “六言居中立,九字回头滑”—— 六个字的句子是属于字数适中的句子。如果用了九字句,那接下来就应该用字数少的句式了,这就叫“回头滑”。
      “一段一相拈,不可不详察。均分六七合,多去少则拔”——考量句子的长短是不是合适,要以一个段落为基数,就是写完一段再看。另外按披注的“细为两骈,粗为落段皆可”来分析,计数方式其实可分为粗细两种。粗的算法是按一个段落来计数。细的算法可以从两骈四句就开始计算。平均算下来,单句字数平均在六七字就比较合适(其实可适当放宽到单句平均五至八字皆是合理的长短范围)。如果按一骈两句计算,则在十二至十六言都在合适的范畴。
      为了验证,作者例举了范仲淹的《用天下心为心赋》之选段进行了计算,其结果与句式平衡算法基本吻合。作者最后提示,“当然,我们可以肯定的是,范仲淹作此赋时,肯定没有这样计算过。此句式平衡法,最早应出现在清代中末。以范文正公的功底,完全可以自然地与之契合。”(《赋学微义》第97页)作为初学者,用此方法做调节句式长短的参考,还是可取的。具体写作时,可在写两骈之后计算一番,然后再根据“亏盈”来调整两骈的长度甚至是句式。这里说的“亏盈”,是指字多出来为“盈”,字少了为“亏”。待到熟练之后,一切皆不在话下了。
      行文至此,我深感笔力不逮。《赋学微义》的内容如此丰富而又结构谨严,我却硬生生地从中抽出几个片段,欲取管中窥豹之效,令我担心的是,读者的印象也许是豹纹华美而豹却遁形。好在有整本书可供读者品味。咀嚼把玩之际,但愿紫薇花暗香盈怀,长与贯脉;辞赋苑新蕊吐焰,终作燎原。
                                                                                                       (完)                  (《赋学微义》,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年9月出版,定价39.80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赋学网•辞赋论坛 粤ICP备06076834号  

GMT+8, 2019-9-17 15:55 , Processed in 0.181866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