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赋学网•辞赋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28|回复: 0

破译辞赋密码 传授创作心法(续一)

[复制链接]

注册会员

Rank: 2

真实姓名
段维
性别
保密
帖子
6
主题
5
精华
0
在线时间
1 小时
发表于 2017-3-24 13: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请注册登陆后浏览完整内容与图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二、当代辞赋需要重新编码吗?

      人云“盛世修赋”。当下学习赋文写作的人日渐增多,发表的赋文可谓琳琅满目,各级各类赋文比赛亦如火如荼。但真正了解“赋体流变”的人可谓凤毛麟角,因之呈现于笔端的赋体更是五花八门。
      从先秦开始,大抵到宋代,赋体文学都没有停止过演变。明代学者徐师曾著有《文体明辩》,其中对赋的辨体认识有较为广泛的影响。他认为“故今分为四体:一曰古赋,二曰俳赋(骈赋),三曰文赋,四曰律赋”。徐师曾的赋体分辨论,立言于诸种赋体的本身特点与写作手法上,但其中的“古赋”一体,包含甚广。可涵盖至“先秦赋” 、“骚体赋”与“汉代散体大赋”。也就是说,自六朝骈赋以前的一切赋体,皆可谓之“古赋”。参考同为明代学者吴讷所著的《文章辨体》来看,徐师曾古赋之说,亦借鉴于吴讷。这说明到了明代,赋体之分类辨体,已渐趋于共识。不过《文体明辩》之赋体分类,其中易至人不明之处在于,古赋中所涵盖的汉散体大赋与另外独辟为一体的“文赋”区分之上。两者之同异处相互参差,使初涉者不便明认。另从文体特点与表现手法来看,“骚赋”与“先秦赋”以及“汉代散体大赋”亦有明显区别。将其尽归于“古赋”,便显得过于宽泛。
    《  赋学微义》的作者认为,综合来看,赋之诸体分类,较为合理的分类方式是在《文体明辩》的基础上,对“古赋”的定义再加以细分。立足点,还是应以文体的本身特点为分类依据,由此可分为“骚体赋” 、“散体赋” 、“骈赋” 、“律赋” 、“文体赋”五个大类。其中的“散体赋”也包括“先秦赋”,但主要指向是“汉代大赋”。(参见《赋学微义》第3页)随之,作者又分别指出了各种赋体的特点以及彼此之间的联系与区别。比如,散体赋与文体赋——这两个赋体,常使人混淆。作者指出,两者的共同点是:两体皆常有散句,且份额不少;两体皆对音韵与骈俪无过多要求,但都夹杂了一些骈偶化的句式。此两点是人们容易混淆的重要原因。其实这两个赋体在这些方面有本质的不同。汉时出现的散体赋,是音律学没有形成规范的时期,讲究音韵细节本就无从谈起;体式上,散体赋是继承于先秦赋,并处于散文向骈体的过渡时期。而文体赋,则是故意不追求骈俪与音韵平仄,是在主观上故意向古文靠拢。也就是说,散体赋是处于衍变时期,而文体赋则是一种“返古”行为的产物。具体来说,散体赋时间上早于文体赋。这是第一个区别。再就是,散体赋实际上是指具体手法层面——即以铺陈宏大极尽夸张为特点,并且重视修辞炼字甚至喜用怪僻字。简而言之是追求“散铺宏大”与“华丽夸张”。而文体赋,则主要追求做文章要法契先秦两汉的散文,要求轻文辞骈俪而重文章的直抒,讲究文气畅达不涩。也就是说,散体赋是看重表现形式上的散铺与文辞精细险怪,而文体赋是直契古散文的畅明达意。或者说,文体赋是取法于古散文宏观层次上,而散体大赋是立足雕虫技法上。散体赋通常有泱泱大观而数千言的篇幅,而文体赋通常不过数百言或千余言。如此看来,散体赋与文体赋的差异是非常明显的。
      析古而鉴今。那么当代赋文有些什么趋向呢?单从创作风格来看,便有如下数端:
      一是传统风格。此类辞赋作者通常有相当的古文功底,对于辞赋理论上的认识,处于努力向古人靠拢的阶段,其中一部分人有较强的诗词功底。作品以骈赋为多,律赋亦不在少数,并有部分散体赋与文体赋。由于当代人的学养尚不能比肩古人,故当代的传统类辞赋作品,作品数量固然可观,但可圈可点者甚少。
      二是改革创新风格。文学类的改革与创新,似乎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当代辞赋文体的创新风格作品,在数量上要少于传统风格的作品。作品质量更可堪虞,大多属粗制滥造之类。本来应是传统的辞赋知识普及到一定程度时,然后才应有创新之说。创新并不是空洞的理论先行,而应是作品积累到一定数量之后的一种归纳总结与提升。但当代有些辞赋作者在创新的步伐上似乎快了一些,许多人在尚未对传统辞赋有正确认识之前,就已开始“创新”之作。绝大部分的创新作者,对于古代的“小学”知识概莫能知,更谈不上在辞赋文体上的具体应用。而辞赋创新的理论部分,亦仅仅是停留在押不押韵,可否白话口语入赋等等初级的问题上;或是一些空泛的理论观点,诸如要用“本心”写赋之类。创新辞赋作者有相当一部分的人是从现代散文作者转向而来,在转向之初尚缺乏对传统文学的了解。故就作品而言,大多缺乏典雅文采,亦不乏如顺口溜与现代散文者。
      三是“我体”风格。所谓“我体”,即自我认为是辞赋就是辞赋的作品。“我体”辞赋作品最早出现于网络,早期数量巨大。大多数作者抱有一腔古典文学热情,但因缺乏古代文学的系统知识,常有人误认为凡文言文皆可称辞赋,亦有将骈文与辞赋相混淆的作者,如将王勃的骈文《滕王阁序》认为是辞赋的病例。这部分作者早期作品押韵多平仄不分,句式不论。押韵方式多依简单的现代汉语拼音方案处理,但随着传统辞赋知识的普及,此类现象有所改观。不少“我体”辞赋作者,已开始接近传统类型。
      四是学院派风格。由于当今的高等院校中有不少学者研究辞赋文体,故亦有一定数量的辞赋作品问世。但院校的研究者,其研究范畴多集中于辞赋文体的历史渊源与风格流变上,对辞赋的创作细节涉及较少,且多以汉赋为主要研究对象。故借鉴此风格之下的作品多以汉大赋为主。风格上固然取其典雅,但亦不乏故为僻涩之作。
      在上述分析的基础上,作者还预测了当代辞赋的走向。指出,大致上来说,当代辞赋已渐趋以骈赋为主。骈赋典雅华丽的风格,骈句抑扬顿挫的声律美,较符合辞赋复兴初期的需要。另一方面则指出,骈赋骈文若过度追求骈字与典故应用,则容易陷入“因骈废意”的地步,这样的结果是与作文章的本意相背驰的。因之归纳来讲,当代辞赋的发展方向,应坚持辞赋的骈对与声律应用紧密结合。在此两点的前提下,谋求适当的“骈散骚”结合发展,应是可取之道。(参见《赋学微义》第19页)
      另外,从目前各类赋文比赛的要求来看,当代赋文写作也不得不适应当下的某些新变化。比如,今天的赋文征集方,无论何种体裁,无论是城市赋还是风景区的赋,多要求铺述全面。这与古代做骈赋律赋时要善于抓重点多少有些不同。所以现在的赋文,其内容容量更大,其腹段的细分也更多。在这样的情况下,做好每个段落的“渡结”,以及段与段之间的衔接功夫,就显得更加重要,否则赋文便会像一盘散沙。因此,处理好继承与创新的关系,在当代辞赋创作中就显得尤为重要。
                                          (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赋学网•辞赋论坛 粤ICP备06076834号  

GMT+8, 2019-9-17 14:51 , Processed in 0.180203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